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川

 
 
 
 
 
 

江苏省 苏州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我有一个梦

 
 
模块内容加载中...
 
 
 
 
 
 
 

获《江南文化节全国诗词大赛》优秀奖

2016-9-30 16:52:52 阅读42 评论3 302016/09 Sept30

常熟,文化厚载的好地方,我在此地和这里的师友学诗二年,就下场子参加《江南文化节全国诗词大赛》,还得了“优秀奖”。小小地嘚瑟一下。                                                     《贺新郎·谒柳如是墓》

宗川

倾倒天人媚!

想当年、金陵八艳,淡妆眉翠。

风舞鲛绡河船唱,薄幸仙郎嬉戏。

最堪怜、红羞粉坠。

鸾侣山盟萍水去,

怎禁得、竹影撩无寐。

薛笺泪,倩谁寄?

天心日晦民为匪。

那堪说、淮侯刍狗,史迁如妓!(1)

投水成仁君莫道,纾难栁姬身遂!

看耿耿、风尘侠义。

画里虞山收艳骨,

到而今、得气桃花美!

孤塚在,鸟迤逦。                                                    注:淮侯:韩信;史迁:司马迁。

(1)刍狗,典故名,典出《老子》第五章、《庄子·天运》。刍狗,古代祭祀时用草扎成的狗,在祭祀之前是很受人们重视的祭品,但用过以后即被丢掉。

《贺新郎·梦游菱花馆》

宗川

梦入菱花馆。

正悚听、台儿庄赞,大刀鏖战。

雠寇词人春秋笔,记录家国兵燹。

恨苟且、羞为寇犬。

穿越尸横生死路。

更那堪、国破民涂炭。(1)

拜巨擘,叹忧患。

丹青腕底胸中典。

想当年、江南才子,掷金千万,

名画生辉南张苑。(2)

“反右”、“十年劫难”,

且消受、风霜漫卷。

作者  | 2016-9-30 16:52:52 | 阅读(42) |评论(3) | 阅读全文>>

拙诗获“全球华文新诗大奖赛”佳作奖

2016-3-9 23:00:30 阅读57 评论5 92016/03 Mar9

福建省文联  蔡丽双博士诗文朗诵协会  福建省作家协会  福建省作家企业家联谊会  主办

《福建文学》杂誌社  洲际文化艺术学会  蔡丽双研究会  香港当代文学研究会  合办

“蔡丽双杯赤子情”

──全球华文新诗大奬赛 (奖金超过10万人民币)

赛事顾问:贺敬之  高洪波  吉狄马加  李 瑛  高占祥  岳宣义  李文朝

黄瑞麟  何少川  伏来旺  陈 旭  张 帆  马照南  周 明

赛事主席:蔡丽双  范碧云  杨少衡  陆开锦  蒋夷牧

组委会主任:向 垒  黄文山

组委会副主任:蔡曜阳  蔡彬彬

总统筹:蔡佩珊  吴光照  吴晓萍  阿 尧

评委会主任:蔡丽双

评委会副主任:黄文山  李小雨

终评委:张同吾  古远清  汪义生  刘登瀚  郭志杰  谢安庆  章亚昕

林静助  庄伟杰  向  垒  傅成权

兄弟 为我洗尘(佳作奖)

                         诗/宗川

(大陆飞机、船舶首航台湾,台湾都有为之洗尘之俗,有感为作。)

兄弟 为我洗尘

飞腾的是爱

喷涌的是情

猎猎呼唤的是

来自炎黄栢的风

看看我的掌纹

                  同你一样

                  镌刻着祖国河山的坐标

作者  | 2016-3-9 23:00:30 | 阅读(57) |评论(5) | 阅读全文>>

拙文刊载于文化部刊物《赤子》

2016-3-9 22:49:39 阅读61 评论2 92016/03 Mar9

http://mall.cnki.net/magazine/Article/CHIZ2013Z1034.htm

编辑出版:赤子(下旬)杂志编辑部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社会经济文化交流协会

出版周期:月刊出版地:北京市

语种:中文  ISSN:1671-6035  国内外第发行

瘦皱透空太湖石

记《常熟理工大》汪圭璋教授

文/宗川

第一次见到汪老约是七、八年前的事了。

他不高的身材,瘦得透筋透骨;一张脸侧轮廓线呈凸行,有骨相学家说,这种脸型常常表示着锲而不舍、进击不退的性格。也许骨相学家说的是有些道理的,因为是北京朋友介绍的,我事先知道他的一些事迹,16岁参加苏州的地下党组织,为迎接新中国的曙光,献出了他年轻的忠贞和激情;后来就是《人民大学》的高材生,右派,劳改犯、苦役、学者,教授。

命运竟是如此大幅度地在他的人生曲线上起伏跌宕!

和他对面相坐,和他交流。他讲话简洁舒缓,慢悠悠地好像在寻找每一缕思绪最恰当的表述方式。他犀利透彻确凿有据的观点,有质感,有重量,给我石头般一样的感觉。

后来我们的接触慢慢的多了,我常去聆听他洋洋洒洒深邃洞彻的见解。同时,我也爱欣赏汪老的书法。流连在他的书道中,是一种享受。他的书道同他的人一样瘦劲,象悬崖之枯藤,如飞渡之乱云。

作者  | 2016-3-9 22:49:39 | 阅读(61) |评论(2) | 阅读全文>>

影评·载《姑苏晚报》:掰斥掰斥老炮

2016-1-31 18:36:24 阅读42 评论6 312016/01 Jan31

掰斥掰斥《老炮》

宗川

一年到头的,穷也不去电影院看场电影,元旦,看了场冯小刚的《老炮》,抱着看垃圾的态度去看的。没想到,这《老炮》倒挺筋道,进味,有嚼头。

冯小刚几次和对手的“犯照”,痞味太足了。一脸僵硬的横肉,一嘴狗齿狼牙,满脸叫横的“三青子”劲儿,这没有多年的江湖历练,拿不出这把子活儿来。

《老炮》反映了一种情怀,一种一群草根混混的江湖老去,黄花明日的情怀。六爷久在底层混,浸淫出的那股子痞气,那股子狠劲,那股子穷人脆弱可怜的自尊,被冯小刚们演绎得淋漓尽致。

《老炮》里的这群人,年轻时,也不曾有多少风光。

当时北京的人群大约可分成三个板块吧,一板块自然是官二代,(那时没有富二代)也就是“文革”最早的“红卫兵”和后来的“西纠”“海纠”的那帮子人;另一板块是清华、北大加上八大学院的那些“高知”的子弟;其余者大多数就是城市贫民的子弟了,这就是社会佛塔结构的“须弥座”。这三个板块,虽阴错阳差偶有交接,总体上是猫跳猫墙狗钻狗洞。

影片表现的就是这“须弥座”人群的生存状态。

年轻,血热、家贫的生瓜蛋子,青春的热量鼓舞着生命的躁动,要打家劫舍做梁山好汉的苗子,变成了街头 小玩闹,干点茬架, 拔份儿,拍婆子的小动静。漏子捅大了,折了,进炮局了,有资本了,这就是《老炮》了。

“好汉不提当年勇”,过气了。找个事由,让这群人和现代的“富二代”“官二代”冲突起来,那就有了《唐诘·诃德》式的荒诞和合理,就出彩了。

“六爷”有难处了,穷哥们儿借不出钱来,

作者  | 2016-1-31 18:36:24 | 阅读(42) |评论(6) | 阅读全文>>

佛珠

2015-4-14 18:06:21 阅读115 评论9 142015/04 Apr14

佛珠

宗川

你是我的那串佛珠

我的体温

沁入你的玉润珠圆

不忍

敲响木鱼声声

指掌倾心

摩挲今生来世的旋律

作者  | 2015-4-14 18:06:21 | 阅读(115) |评论(9) | 阅读全文>>

【转载】神奇武当 千年穿越 见证道家之道 国画之构图

2015-2-12 19:17:04 阅读116 评论1 122015/02 Feb12

2015年1月26日,武当山地区迎来了今年最大的一场雪,片片吹落的雪花,为武当仙境送去圣洁华皓。

大雪无痕,人迹有踪,下雪后武当山迎来了短暂的封山,湛然常寂的山中岁月,道人、隐士他们在干什么!打坐?休眠?今天带你去看看,在世外的武当道士、隐士、大雪封山时期的与世隔绝间,他们在干什么?

(一)武当之冬

(二)探秘道人

仙言:人间若有德善之人,可寻至武当,修成大道者亦可成仙。武当道人励精修法,以期有日得证大道。武当山中道人修炼,修心、修身,具超然慧力,得武当清静之所。先独善其身,而兼济天下

武当三丰派第十五代传人——胡玮哲道长

武当武术是一个历史悠久,博大精深的汉族武术流派。武当三丰派也叫隐山派,其创始人为元明之际的武当真人张三丰,因张三丰的道行和其内丹思想的深刻影响,三丰派远播海内外。

(三)探秘隐士

人生处一世,其道难两全。贱即苦冻馁,贵则多忧患。唯此中隐士,致身吉且安。武当山全真观隐士——琴剑逍人,隐于山野之外,处于人烟稀少的偏僻山岭,弹琴、练剑岁月悠然自在。加一个神奇的微信“worldms”,每天都要你好看!

(资料和图片源于微信)

作者  | 2015-2-12 19:17:04 | 阅读(116) |评论(1) | 阅读全文>>

推介一部疼痛之作

2015-1-29 18:30:05 阅读120 评论7 292015/01 Jan29

我正在细细品读一位女作家的作品:《百年血脉》。

这本书里有一句充满哲理的话,叫我不胜唏嘘:疼是好的,证明我们活着。感谢作者,她用维吾尔人锋利的英吉沙小刀,切开自己的胸膛,让我们惊心动魄地看到那虔诚率真的跳动。——它给了我久违的阅读的痛感。作者的文字像铁锤下的錾子,一錾一錾地凿得我心痛,凿得我泪流满面——谢谢尊敬帕提古丽女士,她让我们走进了穆斯林兄弟隐蔽的血肉剥离的世界。

这是一部深刻的作品,它深刻、纤毫毕现地向读者展示了一个族群的内心那世界。这本书吸引了我们对自己少数民族兄弟的关爱、关注的目光。

在上世纪80年代末,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曾风靡,那本书闪烁着精雕细刻的玉石的光泽;《百年血脉》是和田玉所以成玉之前炼火烧结之痛,是山崩地裂、水冲石走的撞击粉碎之痛。上世纪30年代曾风靡至今余波荡漾的张爱玲的文字,是“华丽皮袍里的虱子”;帕蒂古丽的女性敏锐触角,内心深处毫无矫饰的全方位自省独白,有着上世纪萧红《生死场》里的皮肉炙烤的焦糊味道,有着骨肉剥离的锥心之痛!——此书必将在中国文学史上焕然留迹;必然带上属于它的桂冠!——向维吾尔族人的骄傲——帕提古丽女士献上我崇敬的目光。

《后记》帕提古丽

一个家族的百年融合史,就像裂叶榆在成长中不断翘起树皮,生出浅浅的裂痕,薄薄的一片

又一片从树干上剥落的过程。我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这种剥离的痛楚,就像感受到细胞从自己身上脱落。被迫割裂,而又不愿割裂的哀恸从内心深处发出,折断的声音清晰可辨。文化的、习俗的、生命的印记,被时光和环境撞击,甩下一条失魂落魄的尾巴

作者  | 2015-1-29 18:30:05 | 阅读(120) |评论(7) | 阅读全文>>

侃侃写歌词

2015-1-8 10:37:57 阅读114 评论9 82015/01 Jan8

和文友交流写歌词的体会

文/宗川

我喜欢写歌词。

我入此门老师应该算是雷远声先生吧,(代表作《再见吧,大别山!》)反正他叫我大哥,我叫他老师,瞎叫呗。后来通过他又认识了青年才子廖勇,(《大江南》《红色畅想曲》的作者,还有戴玉强,田淇宝、谭晶等歌唱家。女高音歌唱家,作曲家王丽珍是我很好的朋友,她因为从政,使中国歌坛少一颗灿烂的星辰,可惜了。

通过和他们交流,收获不小。

写歌词要虚者实之,实者虚之;软的硬写,硬的软写。如,宋小明作词 ;三宝作曲的《你是这样的人》:不用多想 不用多问/你是这样的人/ 不能不想 不能不问/你是这样的人…… 实者虚之,牛啊,这活儿绝了!我们可以想想,如果让你去歌颂领袖,你会怎样写?你会找到这么好的视角吗?歌词最难找的就是切入点,也就是视角,要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插手就俗不可耐,落前人窠臼,是作词者的大忌。

软的硬写 ,如,作词家邹友开作词的歌曲《为了谁》的歌词:“泥巴裹满了裤腿,汗水湿透了衣背,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却知道你为了谁,我的战友,我的兄弟姐妹不流泪……”

写歌词大约有两个套路,一个是讲故事,一个是抒情。象李海鹰《弯弯的月亮》就是抒情形,刘欢唱的,我是百听不厌哪——不为那弯弯的月亮/只为那今天的村庄/ 还唱着过去的歌谣/ 喔…故乡的月亮 /你那弯弯的忧伤 /穿透了我的胸膛 ……日本歌曲《北国之春》,是拉家常,情真意切的;俄罗斯的《三套车》是讲故事,很忧郁的。

当然,也有第三种形式,抒情和叙事并存。

要我看《我像雪花天上来》是

作者  | 2015-1-8 10:37:57 | 阅读(114) |评论(9) | 阅读全文>>

临江仙·元旦插花偶得

2015-1-3 21:05:48 阅读79 评论8 32015/01 Jan3

临江仙·元旦插花偶得】

诗/宗川

江山多娇英雄气,呼来云水龙骧。

东坡遥想对长江。

浪堆羽扇客,拍岸蜀才郎。

万古风霜儿女在,墨飞诗画文章。

酒连潮涌任疏狂。

枝枝挺秀骨,点点散幽香。

《注》梅花和黄杨根雕:

几年前,我捡得这么块百年黄杨根,观察有旬日,最后加工挖出此相: 宋朝的宽袍大袖,平顶帽,底下江水滔滔,又似有一吉祥物:鹿。名为:大江东去。

黄杨根雕在木雕中也算较珍贵的。

这是前天插的梅花。

那花瓶是仿元代酒红锤瓶,倒也相得。

作者  | 2015-1-3 21:05:48 | 阅读(79) |评论(8) | 阅读全文>>

那颗老榉树(微小说)

2015-1-2 21:36:09 阅读105 评论8 22015/01 Jan2

那颗老榉树

文 /宗川

扑啦啦一颗老榉树,树荫遮盖大半个院子。这树一搂多粗,高高的树梢已经超过了三楼顶。

树下的阿婆一如往日进进出出,保持着她一如往常的生活节奏。

每当走进这个院子,我都会仰望这棵树,情不自禁地想起那英唱的那首歌《好大

一棵树》:

头顶一个天

脚踏一方土

风雨中你昂起头

冰雪压不服

好大一棵树

任你狂风呼

绿叶中留下多少故事

... ...

还是刚来这里不久时,和当地的同事相约到《孽海花》作者曾朴故居茶叙,见我细看喝茶的雕花八仙桌和茶几,他们说这是榉木的,我们这里榉树多。榉木木质硬又木性稳定,不开裂,不走形,百年不变,是做家具的好木料。

怪不得我们邻居院里有一颗大榉树哪,我说。

十几年前,我初到这江南小镇,与阿婆为邻。那时他的老伴刚逝去。是肝癌。她收拾了离家远的两间路旁小店,回到了村里的小楼,小店依然开着,就在耳房里。耳房又是灶台,又是她的饭厅,经营规模小多啦,也冷清了许多。

她的儿子儿媳上班,孙子上学,院子里只有她一人,空荡荡的。我常带孩子到她院子去玩。见她总是手里不得闲,有麦秸,有稻草,有树枝劈柴,各放各的,都码放得整整齐齐的,放在院内外不碍眼的角落。家里有煤气罐,可她坚持烧柴灶,为此没少和儿媳发生龃龉。没法子,人老了,还生活在过去的老一套里,她儿媳对我说。

做饭了,柴草在灶膛里里噼噼剥剥地响,火光在她脸上跳耀。见我,她抬头笑笑,一脸的淡定安然,充满了和善。

作者  | 2015-1-2 21:36:09 | 阅读(105) |评论(8)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