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川

 
 
 

日志

 
 

秋之思--宗川  

2010-11-15 19:29: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之思--宗川 - 宗川 - 宗川的文学博客

 

天高地旷,桂香飘落,黄栌摇丹,又是一年秋去也。

我采了一把芦花,插在玛瑙红的锤瓶里。锤瓶的色调下深上浅,逐渐过渡,近喇叭口处就变成了石青色了。上面低垂着穗穗绒绒的荻花,在明亮的夕阳中显得如梦如幻,又不失凝重厚实的质感,宛如这眼前的秋。

这芦花是我几天前采的。

那天,我们带着六岁的孙子去捡树叶,女儿开车,我们逶迤在蜿蜒的公路上。这是幼儿园老师留给孙子的作业,用意大概在于让他们认识眼前的世界之美吧。

盘山而上,万木萧疏。

满山遍野,每一棵树木,每一片树叶,每一棵花草都失去了夏日的蓬勃,都在用它们的色泽,它们的姿态告诉着人们秋深了,秋要去了。

高大的枫杨梢头上喷出橙色的球形果穗,累累的,浓浓的,显得突兀,倒给人以饱满充实的震撼。那是它经营一春夏的收获;梧桐、银杏、五角枫、老榉树···落英缤纷,绚烂满地。

孙子大呼小叫着,在妈妈的引领下捡树叶。我坐在石上向四处驰目游聘。

眼前是一阙宏伟寂寥的乐章,我在倾听。

小提琴在高音区神采飞扬,大提琴瓮声低回。钢琴訇然奏鸣,歌声飚然起落,那是帕瓦罗蒂闪着金色光芒的嗓音;响遏行云,沙哑沧桑抑扬顿挫的是席琳·迪翁的和声。

歌声在阳光下穿越山谷树丛,在低回激荡,委婉细腻,粗狂豪放,闪烁着苍凉斑驳的光泽。

这天籁之音在礼赞生命,礼赞造化。

老子站在云端,俯视大千,他声震寰宇,穿透古今: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我喜欢这秋的沧桑之美,它被风吹日晒打磨过,被雨雪风霜雕刻过,所以它美的斑斓,美的实在,美的抑扬顿挫。

我与女儿说,花开花落,是充满寄托的离去;叶黄叶落,是生命必然的涅槃。当落叶飘落地面时,树梢翘首以待的依然是蓝天阳光。

人生能有明天多好!

四季皆美,底色不同。春和秋都是多情的季节,不同的是它们一个是生发,一个是收藏。一个是美的幼稚;一个是美的沧桑。

岁月是如此的匆忙,而作为岁月的节奏——季节,更像银屏镜头切换的画面,一切只是倏忽之间。

孙子捡了许多树叶,女儿和他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夹在一本杂志里。他们在收藏起这秋天的印章。

我看他们。孙子是春的苞芽,混沌未开;女儿已是绿色葱茏的夏季了。她忙职业,忙美容,忙相夫教子;我呢,“此树婆娑,生意尽矣!”就等着冬藏入库了。

秋之思 - 宗川 - 宗川的文学博客四季分明的不单是自然界,人生也是如此啊!

人心中要有一盏灯,生命不止,灯光不熄。

归来的路上,我们走了一条陌生的路,此时已是夕阳西下了。在经过一片空阔地时,我被一幅充满诗情画意的景色吸引住了。我叫女儿停车,我要下去!

在夕阳的映照下,一大片芦花闪着通灵的光,一片明亮柔和的亮银色。

秋之思--宗川 - 宗川 - 宗川的文学博客远山青黛,楼宇幢幢。天空高而蓝,薄云片片若有若无,穗穗芦花在金色夕阳的映照下,缕缕穗穗吉光亮羽得那么轻盈,那么飘逸,那么朦胧。这简直是梦中才有的境界!穗穗芦花如烟如云,又像是喷涌而落的泉。美的显得如此的无辜无奈,美得叫人心痛!

不是所有芦苇都能绣出如此轻盈如絮、朦胧如诗的芦花来。芦苇的种类很多,南人把其叶可用来包粽子的叫芦苇 ,此芦苇叶有青香气且柔韧,很适宜来包粽子;长江滩涂或沼泽处长的还有一种芦苇,俗称江芦,此芦苇粗壮高长,叶脆,从前此地人常用它来编笆,其作用如同北方的席子。这两种芦苇的穗都大而锈,显得粗俗蠢笨,无甚美感。而眼前绒穗如此美的芦苇叫蓼草,是芦苇家族中的一种。它的芦花姿态飘逸朦胧,气质幽雅高贵。欲说还羞,观之有形,狎之无物。

远远望去,这就是一首诗,一幅画,有着妙不可言的意境!

这片自然景色为什么如此的打动我,那是因为它们是未经雕琢的旷野之美,它们凄迷随性而又灵透的气质是修葺有形的花坛草坪所不具备的。

美有种种,最美在自然,天造地设,鬼斧神工,变幻无穷,绝非人工所能为的。 我们人类要对自然造化常怀敬畏之心,不能为了经济利益,为了显示自以为是的目的,去蹂躏摧毁她的意志。那样,我们必受惩罚。要给自然留下一个喘息生殖继续的空间,遑论其它,只为我们自己。

对造化的赐予要怀感恩之心。谢谢眼前这秋之神来之笔,谢谢!

秋是肃杀的,然其怀仁慈博大!正是由于其仁慈博大,它所抚摸过的大地以暖色调红黄紫苍绿为主;秋是又严肃的,北方有俗云,“立秋十八天寸草结子”,时不我待,你要成熟。

秋思是饱满凝重提纯后的空灵,这空灵是无数次膨胀、无数次破灭后的结晶。我喜欢秋的大慈大悲之怀,喜欢它的这股肃杀利索的作风。

我采了几穗芦花,带一缕空灵如诗的秋之思回家。

春憧憬夏的梦,我要长成你;冬不解秋的情怀,秋萧萧说,我倦了,我要乘风归去,你要冰藏保鲜我凝重晶莹的希冀——那是春着床的脉息······

  于磨坊书屋 10·11·10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