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川

 
 
 

日志

 
 

《阿鬼文集》序  

2010-11-23 21:57: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左诗阿鬼《引用《穿越生命的痛》》

     (首先说明阿鬼不是什么诗人,有愧宗川兄高屋建瓴的评论,但这份情谊,值得永久珍藏-----阿鬼语)


                          我读阿鬼
                                              ---------宗川

                               

      阿鬼是中州大地的女儿,她热爱生她养她的热土,她把这种热爱深深地隽刻在了她的诗里,在她璀璨的诗行里,我们能触摸到 她的村庄,她村头的老树,她那已被岁月侵蚀掉峰棱的石磨…… 她的长诗《保持写一棵树的权利》 、《北方的芦苇》等篇什就是阿鬼献给她家乡的歌,这当是她目前诗篇中的扛鼎之作。

     《保持写一棵树的权利》,激情澎湃一泻千里,读之叫人动容。如果说《保持写一棵树的权利》是阿鬼最私密,最痛的诗,那么《北方的芦苇》就是阿鬼最率真最亲切的诗

 我在梦里/日夜寻找 /与每株芦苇握手 攀谈/虔诚的弯下心扉/一起回首/空虚 洁净的一生                ——《北方的芦苇》

     《北方的芦苇》凸显的是凄迷苍凉细腻的美;在《保持写一棵树的权利》里,阿鬼向人们展示了她的心灵之树,袒露了她的痛。

 走过了长长的路/接近过死亡边缘/干旱风暴的挣扎/仍健康 乐观/

那粗糙的树根 /深扎进土地/深潜我的内心/我知道太阳难晒化/

树一生的委屈/现在靠近它时/我已像泥土/瘫在它的脚下            ——《保持写一棵树的权利》

      诗人是敏感的,优秀的诗人都以他们的悲悯之怀,用他们尖锐的触须反映着社会的喜怒哀乐,把他们的感受传递给我们,以期引起我们在共同频率的震荡。走进阿鬼的诗篇,我们会触摸到她心中彻入骨髓的痛感和对于现代生活的尴尬。

 城市很大,楼房很高/夜晚闪烁的星星/很可怕 对着/雕塑说话——《秘密》

    读这首诗,我想到了人际关系的冷漠;想到了媒体报道歹徒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无人理会的场景!

 时间逼迫/内心的乌云 在/生活里跋山涉水/撞击人类文明的谎言/冰冷的地球 /蘸着身心的贫穷/内心的法器/出现锈迹.....

     我们富有了,可我们失去了信仰的根基,我们的“法器”又岂止是有了“锈迹”!

 无知满足新时代的人们/欲望的表达 在/进一步呈现/失控的脚步 已接近死亡的风暴  ——《无言的痛》

     为了短视的经济目的我们盲目的过度的开发,使得江河污染,山川变色,整个地区的民众生怪病,这种诉诸媒体的事实还少吗?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更触目惊心的疮痍被掩盖着!

 看那条刚从猫嘴里夺过的鱼/多刺,而且带着腥味/我的任务 生吞下去/腐臭的苍蝇还卡在喉咙//我大片的吐血/一切所赐于我的都是毒药/我不能再喝 ——《忌日》

       让人不禁想起了震惊全国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想起了让人作呕的“地沟油”,想起了..... 

 欲望堆积出一个世界/散发着难以抗拒的诡异魅力/从娘胎里爬出来 就/跌撞进这种沼泽/在欲望世风中熏陶/从张开膨胀的皮囊而起/成熟的蝗虫曼延到骨头/善良与邪恶披同一件衣服/

      当金钱、物质富有、享受是一个社会唯一衡量幸福的标准时,那么,欲望就会吞噬这个社会!官员贪渎失职,为官不正;为人母怂恿儿女做贼,自己坐享“红利”;让女儿去卖淫,父母来当皮条客。

 指尖燃烧着火焰/长出了一只只黑色的手/你在摘取希望的果实/他在收割失望的蒿草————《无题》

      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去干鲜廉寡耻的勾当;用卑微龌龊的行止去做光明正大的事情!

 阿鬼就这样深刻地表现了城市喧嚣浮华下的孤独。她又用这样的诗章,“凹现”了人类文明对于人类本身的戕害。这是有穿透力的歌声,她在颠覆我们对于“文明”的定位思考。

 摧毁人类的必将是人类自己的智慧。不要说目前各国的核武器,化学武器已经足以叫地球生死几番轮回。就是小小塑料制品的发明,只用了几十年的时间,就把江河湖海荼毒得面目全非。地球上的所有生灵,甚至海洋高山,太空地下,都没有逃过我们人类的“遗泽”!

      人类以自己的机巧之心,把自己推上了绝路。读阿鬼的诗,让读者想起了老子的告诫:“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

 评价一部艺术作品的出色,人们常爱用“凸显”这个词汇。可读阿鬼的诗,却让我们明白了“凹现”撼动人心的力量!

诗人是痛的。我们可以从屈原、李白、杜甫、白居易等诗人诗中感受到他们那古老而惊悚依然的疼痛;我们也能从波德莱尔的《恶之花》中,听到他对于近代文明疼痛的呻吟。这种痛来源于诗人对于生存世界的内省和外省的倾情关注和介入。

阿鬼说:“我们的心灵要及时接受洗礼,我选择在一个空间,备份生命……”当代文明和城市是我们人人向往的地方,这文明载体的城市,又海潮一般侵蚀着我们。我们如礁石被海浪侵蚀得面目全非。城市是阿鬼奋斗、问切时代脉息的职场;故乡是她洗涤熨烫心灵的精神家园。

 分明已是冬天了啊/我不能/在钢筋水泥的空间里/走失故乡的方向/我在心底/保留着一扇窗/开向故乡的方向 ——《找回故乡》

即使将我烧焦 我也/最后请求 把/我的灰烬 交给/家乡的土壤 /  ——《写给一个打工的兄弟》

       诗人这样宣誓自己对于心灵防线坚守的决心!

       诗要有诗的律动,要有诗的韵味,诗要摇曳多姿。无论长诗短诗,都要激情饱满,言之有物。如阿鬼的长诗,有的多达百行,但一步一景,一步一情,让读者随着她的情绪起伏跌宕,不能自已。诗即忌磨叽絮叨,言之无物,拾别人牙慧,也忌枯寂得如千年木乃伊,没了诗的血气和丰盈。

        阿鬼有的诗如叙家常,看似平平淡淡。可她能用一句诗,就让诗眉目生动,意境全出。如《清洁工》,看似平淡,信马由缰,有着小说一样生动的细节,但一句“然后是很多人。很多人的妈妈”。一峰突起,意境全出,诗人向我们展示了她细腻温暖的 人性化情怀。

        我佩诗人驾驭文字的功力。再有,她擅长把不相干的,甚至相悖的词汇缠绕在一起,就产生震撼的效果。 如:

 燃烧的卑微 / 沉默的轻重/被挖掘者占有/被光埋葬 / 不能自主的虚空              ————《难得相遇  

 再如:

 刀是锋利的/手指有殷红滴落/青涩的苹果/迅速成熟起来      ——《醉》

       诗人对于命运,爱情,师友,情绪,忿怒等主题都有自己慧根独具的切入点和特立独行的语言演绎方式。大千造化,一花一草,一事一物,心光普照,莲花朵朵,充满了诗人特有的睿智灵动。

什么是诗人?诗人不但对生活要有深刻的感悟能力,还要能把具象变成意象,并给这意象赋予厚重的意蕴。意象呈现要简洁,只要线条、轮廓线足矣,但要让读者感到背后的茂密强力的支撑。

 每个诗人都有自己的“意象”结晶,有自己的习惯用语,阿鬼也有,如“小鸟”“窗”“窗外”“疼痛”“鱼”“鱼刺” ..... 由于诗人把这些语汇贴实的镶嵌,让读者感到了这些语汇新鲜饱满的张力。

小我不破,大我不来;心魔不破,大我难求。 任何一个艺术家,都要经历一次次的炼火烧结,一次次的涅槃,一次次的蝉蜕,才能找到那个“我”。一个能在作品中展示自己独特风采的艺术家,一个找到“我”的艺术家,才是成功的艺术家。诗歌更是见真见性的文字艺术了。

咀嚼阿鬼的诗篇,她所有的诗歌结尾都充满了希望的守候!我们能感到她渴望美好的根系在倔强地滋长蔓延,看到她内心纯净圣洁渴望的世界在光芒闪烁。漫长的追寻求索是备受孤寂的砥砺消磨。她在一次次失意落寞里,披发迎风与腐蚀决裂,让我们看到她隐忍深处的爆发力。这爆发力直击着我们读者的神经中枢。

 此为所长,彼为所缺 。

 美之所在,往往是在于美中不足。熊和鱼掌不能兼得,这是造化留给艺术家的魔咒。李白、杜甫、李贺等诗人的诗篇在诗史上都留下了被质疑的声音。我的感觉是,阿鬼的诗歌剀切激烈中缺少些忧郁舒缓的气质,缺少一种从容不迫的淡定洒脱。最近读她的新作,我欣喜地听到了她到律动递嬗的踅音,感到她的诗已穿过了高山峡谷,激流险滩,近入了她创作的平湖秋月新境界。

我深信,诗人阿鬼的诗歌会更加色彩纷呈,八面来风。期待她!

网络改变了作家垄断的时空,泛滥为人人创作的时代。我们变得浮躁了,潦草了,再无心去深读精读别人的文字了。然而,我和许多文友一样,常常流连忘返在阿鬼的博客里,流连忘返在她发乎心的字里行间,这就是她诗歌的魅力;这就是她能把《佐诗苑》越办越火的底蕴。

我与许多朋友一样,见证了《左诗苑》一期一个新面目的变化;我们看到了阿鬼费尽周折贡献财力心力为广大友诗构建交流平台的真诚。这是她诗怀侠骨两相照的人格魅力。

我不认识阿鬼,更谈不上有见面之缘,只是凭她的诗走入她的世界;凭她的诗走入了她的内心深处。

有人说贫穷产生诗人,可我们现在不贫穷了,倒也产生了阿鬼。为什么?那是因为我们依然贫穷,我们信念上的失守,心灵上的污垢,群体有意识的审丑大潮,窥阴癖,浅薄媚俗,无厘头的噱头..... 催生了一个诗人群体,阿鬼就是这个群体中的翘楚。她的诗歌是一面旗,是一面迎风猎猎闪亮的旗!

 

 有个伟大的诗人说过:

诗人是不为世人所知的立法者。——(英)雪莱《诗歌拥护论》

 伟大的托尔斯泰说:

真正的诗人不由自主地、痛楚地燃烧起来,并且引燃起别人的心灵。 ——(俄)托尔斯泰《日记》

读读阿鬼吧,她会让我们的思想沉淀出几分庄重,几分深刻,几分人文的情怀

 

《阿鬼文集》序 - 宗川 - 宗川的文学博客

 


《阿鬼文集》序 - 宗川 - 宗川的文学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