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川

 
 
 

日志

 
 

潘家园记趣  

2010-12-28 21:16: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逛潘家园旧货市场记趣

                                                                                         ·宗川·

                                                                      一 赝品

逛潘家园旧货市场,别老揣着“荆山得宝”,“平地捡漏儿”的谱儿去。那可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地方。象在电视上经常露脸的那些明星大腕,个个探头探脑神经兮兮的,保不齐就能跟你撞个满怀。一日我在那里闲逛,碰到个画家朋友正和一个人品评小叶檀木家具,我也加入之中跟着闲磨牙,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对方是个世家子弟,在国内算得上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

潘家圆的假货率绝对在四个九以上。一日启功先生来此,见自己的书法赝品在这里到处都是,有人问他有何感想。他笑曰,都比我写得好。人问他要打官司诉讼吗?他笑曰,让大家都有口饭吃吧。果然皇家血脉,如此大度洒脱!

一次我进一家满满当当的小古玩铺,见迎面墙上的镜框里嵌着一幅横幅。署名是启功,我一笑说,这是真迹。老板接口说,眼力不错!他又反问道,您怎麽敢断是真的?我玩笑道,没有外头的写得好。接着我又由衷的赞叹了一句,大家就是大家啊!

真的,大家的那种朴拙自然超凡入圣又反璞归真的底蕴不是三年五载谁都能学得来的。

当然也有列外。

我去那儿买过两幅仿齐派的画,明知是假,但又想知道这“假”已经真到了几分。我无意间向一个朋友谈了这件事,她说,我一个大哥是干这个的,让他给你看看。

不几日,我们相约到这位仁兄家造访。没想到这位仁兄见到我拿的画就乐了,原来这画就是他的大作。他详细地向我介绍了齐派各家的风格特点,什吗老点儿的齐白石,嫩点儿的齐良迟,愣点儿的娄师白···听得我如坠云雾之中。

我问他,您觉着您仿齐派的活儿到什么火候了。

我的朋友在一旁笑着说,一次齐良迟在大哥的画前站了许久,问他孙女儿,我画过这画儿吗?

他说,反正这么说吧,过些年,我的画就是真的,齐良迟的画儿就成了假货了。

我说,这可太恐怖了。

                                                 二 玩古董的外国爷们儿

 

周末,我和女儿又来到这里。顺着鎏金字灰砖瓦影壁往左一拐,就见一年轻的老外身边戳着几扇硬木雕花漏窗。

我对女儿说,这外国爷们儿还敢玩这个呢!

没承想那青年老外马上接口道:“你玩不?两万。”

他地道的京韵京腔,着实让我吃了一惊,我连忙拱手说:“不敢,承让,谢了。”

“壹万五”他说。

我摇头一笑。

“一万。”他一脸滑稽,跟我逗开了闷子。

“五千也不要。”我也跟他逗开了。

“那五百要不要啊?”他琥珀色的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要啦。”我做出掏钱状。

“玩去!”他嘲笑的晃着脑袋说。

此老外的京口京白,京片子特有的潇洒飘逸的贫劲儿,真让我啧啧称奇。他的水平,比姜昆,唐杰中调教出来的那几个洋徒弟水平不在以下。没想到潘家园旧货市场所集散的不只是中国的古玩字画,民间工艺品,这里所集散的中国文化,中国的风土人情,也把这外国爷们儿浸润得如此的“彻里彻外。”

                                                      三 咔喳一刀

我家原有一方铜砚,大概是清末民国初的物件儿。上面镌着行书蝇头小楷骈文:山光绕水水绕廊,书生水面皆文章···是我父亲在闹日本那年月从鼓楼地摊儿买的旧货,又被我珍藏了几十年,虽不名贵,但很珍惜。小孩子家爱显摆,没想到被女儿拿到学校里给丢了。我一直深以为撼,总想再买一方补壁。

在一个胖姑娘的摊位上,我见到了这种铜砚,就选了一方,行书小楷,镌的是刘禹锡的《陋室铭》。胖姑娘开口要一百二十元,我心说不贵,按要一百给五十的规矩,我给狠刹成了五十。

“连本钱都不够,那就卖您吧,反正今儿我也没开张呢。”胖姑娘一脸折本大出血的惨相。

等交了钱,东西归了我,我才猛然发现,这砚里的封石条上怎么长着点点的铁锈啊?用手指一弹,啪啪的响。我这才恍然大悟:上当了!这就是他们业内人所说的“行活”!里边是铁模坯子,外边包的是冲压成型的铜皮子。后来圈内人告我,这东西批发才十多块钱。

我立即提出退货。

胖姑娘刚才还是“折本大出血”的惨相,此刻咵嚓一下变了脸,她面如沉水的对我说,“您觉着合适吗?您万一在我这是捡了六百块的漏儿您还来找我来吗?”

我倒想起了这行的规矩:“过手不退,玩的是眼力。”

得,不退了。花五十块钱买个教训。好在花钱不多,此后,凡是我往卖铜砚的那儿一蹲,拿在手里用手指一弹,摊主马上透话:

“行活,爱要您瞅着给;那块啊,那是真货,低八百不卖。”

潘家园旧货市场深似海,您要不是行家十有八九要上当。可您要是行家,那儿可真有好货,我就在这里就拣到过漏儿。

                                                  四 淘书乐

 靠市场东南端是一遛五六百米长的书摊,是我每次必去的地方。

放眼看去,这里的书象是胡乱码满工地的砖瓦,一摞摞,一堆堆,一片片;人们像是观赏鱼池里的鱼,在不断地游动着着,聚集着,寻觅着。我在这里淘换书,见那麽多大师的心血之作竟如此沦落风尘,故常怀不忍之心买下,颇有救落难英雄于水火的悲壮感觉。

也许是好心有好报吧,我在这里买到过几本值得一提的书。

一本是湖南某大学教授研究西方现代文学的专著。此书虽是“百衲衣”式的剪贴之作,却弥补了我在此领域的空白,还有价值的是其扉页上的题款十分有趣。题款表明,此书是此公呈文化部某官员“教正”的,没承想“飞入寻常百姓家”由我来“教正”了。                                                                                              

再一本就是法国文学研究专家罗大冈教授著的《论罗曼·罗兰》了。扉页上也有罗教授的题款,是送给同道“斧正”的。字迹遒劲而秀美,好教我赞叹不已!我知道,罗教授斯时已经作古,此为绝迹!

更为神奇的是我与另一本书的缘。

噢,就先聊到这儿吧,哪话题得细说···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