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川

 
 
 

日志

 
 

那啼鸣叫得我心痛(续)  

2010-07-15 00:30: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从此以后,这“喔喔”的鸣叫声就一直伴着我。我着了迷的一样,每天都瞭望着它们,甚至用上了望远镜。但多数时间看不到雌鸡,只看到雄鸡在阳光下来回遴巡的雄姿,听它那一声接一声的“喔喔”叫。它像是在宣示着什么,守候着什么,神采中带着警觉和躁动不安。

我突然想到,是不是那只雌鸡在孵仔呢?

听到它粗粝雄壮的叫声,倒是把猫吓得畏缩不前,也许还有什么其它的小动物吧。但有些动物它是吓不跑的……我倒为它担着心了。这锦鸡给我留下印象是志大才疏,忠诚有余,智谋不足。老大不当的样子有些虚张声势的滑稽。

我每天都在关注着它,为它辉煌的翅羽所倾倒。它金棕色扇状羽形成的披肩下,又镶嵌着绿色羽缘;下背呈棕色,丰盈的腰身又流转为古典的朱红色和油绿色;暗褐色的飞羽,庄重典雅;长长的尾羽,有黑绿相间的云状斑纹;腹部富丽得金光灿烂。

其实我们人类的服饰,很多灵感都来自天地造化,飞禽走兽。鹰隼虎豹的勇猛,不但来自于它们剽悍的作风,它们的翅羽皮毛的色泽图案,就彰显着威猛的力度;画眉,绣眼,白头翁乃至伯劳鸟,它们身上的色彩,本身就是流动的乐章。

 在锦鸡的张扬的雍容华贵里,我们就能找到有非洲服饰元素的韵味。

              5

五月的风摇落了油菜花;五月的太阳烤黄了麦梢儿。那天我突然看到雌鸡出来了,它的身后拖着一串褐色的绒球球!

小鸡出生了,这上苍馈赠给人间美丽的天使!

麦子黄透了;油菜熟成了姜白色,远近传来了收割机忙碌的“隆隆”声,几乎是日夜不停。好在这家田地是交通的死角,要四周都收割完了才能收这里。我在盼,在盼这小鸡赶紧长出翅膀,飞向远方,逃过这一劫。

锦鸡经常飞来飞去的觅食的麦田,油菜地都变得光秃秃的了,只有麦秸,油菜柴凌乱地撒在田间。人们开始为赶种水稻而放火烧荒了,到处狼烟四起。这一夜,锦鸡叫个不停,拖家带口的它,感知了危险的来临。那粗粝的“喔喔”啼鸣,充满了烦躁绝望。这声声啼鸣,象一把凿子,一下一下凿得我一惊一乍的。

天未亮时我正在朦胧中,就被楼下散乱的脚步声和呼叫声吵醒了。我趴北窗往外一看,窗外田间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亲家担着水往房后跑。此楼的后面还有一排平房,平房后就紧邻农田了。亲家怕火大失控再烧了平房,他挑了一担水,在房后监视着火势。

我也下楼跟了出去。

大火离那土丘仅几米远,滚滚的浓烟,乱窜的火星借着风势向土丘袭来。

我犹豫着向土丘走了一截,亲家喊我做什么去,我又退缩了回来。

天亮以后,我去了土丘,可什么也没见到。

     只感到心里空空落落的,我与这锦鸡家庭相伴也有一个多月的光景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