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川

 
 
 

日志

 
 

那啼鸣叫得我心痛  

2010-07-15 00:43: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鸟语江南

             宗川

     在江南,我住在一座三层小楼里。楼前是一条小河,楼后一个小小的院落之外就是开阔的田地了,我在二楼的电脑间正对着院后,这里是鸟儿飞临聚集的地方。我常常透过北窗,观察鸟儿们的情形。

                                             1

     天天在这里唧唧喳喳的是麻雀。黑色,短而有力的喙,褐色栗色编织的翅膀,圆圆的眼睛机警而执著。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它们中的一只就会钻到房间里来。我发现这些鸟儿的思维是直线式的,不拐弯儿,它们撞了几次玻璃之后,即使你把窗子全部打开,赶它,它们也不肯往那里飞了。记住教训,反而送掉了它们的生机。

这还要害得我好一阵手忙脚乱,捉到它,把它还给蓝天。有时,也许是只燕子。

要是小孙孙在场,还要费一番周章。他会叫我把麻雀放进一只笼子里,供他观赏。当然,我会在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放飞麻雀。他发现笼子空空如也了,会瞪着麻雀一样漆黑执著的眼睛,问,鸟呢?

我说,它想妈妈了,找妈妈去了。

它妈妈在哪里?

我说出女儿所在的外企。

那它会说英语吗?孙子不依不饶地问。

我说,会,它们会鸟语。

                                 2

叫我惊喜的是白头翁的到来。

白头翁不但带着黑色眼罩有“侠士风标”,且鸣叫朦胧圆润。羽毛颜色有对比鲜明又有过渡自然。雪白的头颔,黄绿色的背,玉石白的腹。很机警,尽管我总是小心翼翼地偷窥它,但也常常被它发现,飞蹿得无影无踪。

“感得一人心,白头不相离。”

白头翁,爱情鸟,把爱的誓言写到了头上。事实也是如此,隔壁的养鸟人说,白头翁雌雄相随,雌鸟的叫声单调,只有雄鸟才会发出那动听的鸣叫,所以养鸟人只逮雄鸟。被逮住的雄鸟,往往寿命不长。

白头翁为了追求爱情才被人捕捉。捕鸟人布下网后,取出一个特制的哨子,吹出雌鸟的鸣叫,不管多远,雄鸟都会闻声赶来,要为它心仪的姑娘献上一曲,倾诉爱慕之情。

曾不想落入了网中,从此失去了爱的空间,抑郁而死。

那天,我到一家花圃去买花木,看到身旁只一人多高的乔木上,落着一只白头翁,它只在枝头上跳来跳去的,不肯飞去。我很是惊呀,问花农才知道,它在那里做窝生仔了。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看了看,两只黄嘴的小白头翁落在枝上,窝里还有一个小家伙,探头探脑的。

见我靠近,鸟妈妈发出焦躁的叫声,在枝头上忿怒地蹦跳着。这时我身旁的小树上又倏地飞落一只白头翁,它嘴里叼着条小虫,见我它犹豫了一下,就坚定地跳到窝边去喂它的儿女了。

我感动——为这鸟妈妈,鸟爸爸献身无畏的爱!其实我们人类的许多引以为傲品德,在动物身上都有展现。而动物的往往比我们人类的更纯粹,更忘我。

白头翁鸣叫起来也很有范儿——它提胸挺颈,昂首向天,纵情高歌,大有歌唱家的风范。当然,是美声歌唱家的。

伯劳鸟偶尔也会光临,本地人管它叫“棕背儿”。 此鸟羽色层次分明鲜亮妖艳,鸣叫声也变幻多端。它能学猫叫,狗叫,浅吟低唱起来很有韵致,不输画眉。

只是,这家伙有鸟中杀手的恶名,所以又叫屠夫鸟。它食肉,暴力血腥。喙带钩,趾带钩,叫声常常急躁得不行,一瞧就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它往附近高高的电线上一落,就有雄踞一方,俯视苍生,生杀予夺的霸气。别的鸟都飞得远远地躲开,只听它一声声凶巴巴的嘶喊,叫得急躁,突兀。

此鸟不但捕食别的小鸟,它们之间也弱肉强食,有时因为没捕来猎物,刚刚试飞的儿女就会袭击父母撕而食之!

伯老鸟用自己的血肉完成了它们嗜杀基因的传递。

                                                                 3

那天,我突然听见一声声“喔—喔”的啼鸣。声音粗粝雄壮,但有些怪异,是一种我从来没听到过的鸣叫。我按声音方向寻找,天哪,是锦鸡,锦鸡竟如此斑斓辉煌!

我先看到的是雄鸡。

屋后边的田里油菜花开得正旺,飘荡着一片片嫩黄色的花云;麦子穗已绣齐,正在扬花呢,在阳光下一明一暗地起伏着油绿的波浪。那里原先是一片竹丛,后被主人砍光了,只剩下一座堆满柴草的土丘。

我看到雄鸡紫红色的羽冠下,闪耀着金属翠绿色。它的尾巴美丽壮观,宛如织锦,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后面相随的是它娇小玲珑的妻子,装饰不如它那样亮眼。它们绕出浓密的油菜花颗的遮挡,来到一块新整的畦面上,在那里孵偎摇抖,互相嗛理,好一副琴瑟和谐的夫妻恩爱图!

它们嬉戏了好一阵子,就又转入那浓密的油菜花颗里了。这样,我就只能看到雄鸡灿烂的头部在小丘与油菜花中闪动。它不时的“喔——喔”叫两声,向四周巡看着。

我在寻思,也不知它的妻子干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