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川

 
 
 

日志

 
 

我与一本书的奇缘----(下 篇) 宗川  

2011-01-03 10:13: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一本书的奇缘----《下 篇》 宗川 - 宗川 - 宗川的文学博客

 

我与一本书的奇缘----《下 篇》 宗川 - 宗川 - 宗川的文学博客

 

我与一本书的奇缘----《下 篇》 宗川 - 宗川 - 宗川的文学博客

                                        

  让我十分感动的是,为得到这本书而高兴万分的不但是老英雄的后代子孙们,还有老英雄当年的战友,首长和许多素不相识的朋友们。

  老英雄的二女儿,四女儿从很远的地方赶来拜读这本书。他的小儿子张军耀要马上来京取这本书。他要把这本书作为传家宝,一代一代传下去。

  老英雄当年的营指导员,后来的国家核研究所,核动力研究院党委书记穆建华老前辈,激动地打开书,欣然命笔题词。

  作为这段辉煌历史的铸造者,他们没有见到过记录着这片辉煌的这本书。因为这本书集集出版的时候,他们正在朝鲜战场的硝烟之中,用新生共和国的力量与勇气和美帝国主义进行着殊死的搏斗。

  拿着这本书,穆老高兴地给他的老首长,老战友们打了电话。这之中有他们当时的师长,后来的中央委员,工程兵司令黎原老将军;还有当时张国福事迹报道者,后来的《解放军报》《老年报》的主编前驱老前辈。张国福的事迹就是从他的笔下走向全军,全国的。

  老前辈们啊,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

  你们看到你们当年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的事业,得到了我们后人的景仰与珍惜时,对于你们来说,一定是一种莫大的安慰吧。

  我们不会忘记你们;

  忘记了你们就会迷失了我们自已;

  共和国的丰碑永远铭刻着你们!

  一派儒雅的前老,十分深情地回忆起当年和战友张国福的往事。当时,正是他带领着这些英雄、模范们在全军巡回讲演。在他印象中张国福有些怪,由于山高路远,几乎每天都在大山里穿行,军里给他们每个人配了马和马夫。可张国福总让马夫骑,他倒去牵马。别人问他为什么,他说,我这两条腿可不能闲着,得锻炼,赶明儿还靠着它行军打仗呢。张国福不擅言辞,可他平时与大家相处时,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来,能让大家大笑不止。一到台上,他讲话就结结巴巴了,其实那些事情都是他自己的经历。你给他写好了稿子,他也念得上句不接下句。

  在前老得记忆里,张国福是一个乐观、爱笑的人。看问题的角度,往往出人意表,很独特。再就是他的军礼行得非常帅气,有着军人的挺拔与朝气,非常潇洒。前老说到这里突然沉默了。是啊,张国福在巡讲中,给无数战友行过无数次帅气的军礼。可给前老留下印象最深的,铭记在心的却是他的最后的一个并不帅气的军礼┄

  在三零一医院。

  总政派人来医院看他。已经病入膏肓的张国福,挣扎着从床上座起来,给他的后辈军人行了最后一个军礼。

  他推开了扶着他的家属,手臂颤抖着,手指弯曲着,慢慢地抬了起来。这些年轻的军官们,明白了这军礼的含义。本来他们已走到他的病床前了,这时又肃然起敬地后退一步,立正,挺胸,眼里侵着泪花给老英雄回了一个帅气的军礼。

  这军礼太重了!

  这是老一代军人给予新一代军人的无比的信赖与最后的嘱托。军人为国而九死不悔的忠诚与骄傲,全都溶化在这一举一挥的瞬间。

  前老见证了张国福同志的这一最后的军礼。这最后的军礼岩石般凝固在前老的记忆中。

  英雄暮年何堪,烈士壮怀依旧!

  前老捧着书连声说,太珍贵了,太珍贵了。他进了书房,很长时间才出来。

  他给题完词的书,配了一个锦匣,郑重其事地递给我,嘱咐说,要好好保存。

  黎原老将军虽然已是九十二岁高龄,但你仍然能从他的举止间,感受到将军当年的虎威。他将近一米九的高大身材,眉宇间有着一种泰山压顶的力量。张国福就是他的兵啊!他久久的望着张国福的照片,一言不发。

  老将军在想什么,我们无从知道,会客厅里一片寂静。当年朝鲜战场的345.6高地的那场阻击战,打了七天八夜,一连官兵,最后只爬回来张国福一个,血肉模糊的张国福向他报告:“首长,我们的阵地失守了……

  那是叫张国福终生不忘的一场恶战。美军把所有的杀人武器都用上了。飞机,大炮,甚至化学武器,毒气弹…而我军连给养都难以为继了。那是怎样的七天八夜啊!地狱的炼火在考验着中国军人的忠诚与勇气。战斗到最后的时候,阵地上只剩下了连长张国福和他的副连长。与阵地共存亡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他们都争着把生的希望留给对方。在又一次打退敌人的阻击中,张国福身负重伤。一切通讯中断。副连长请求他马上回师部报告;我们的阵地要失守,请求支援。

  在隆隆的炮火声中,身负重伤的张国福用皮带把一个伤号绑在自己身上,连滚带爬地撤出了阵地。而那个副连长和他的全体官兵,却都把自已的英名永远地耕耘在了异国他乡的土地上!

  晚年的张国福,多次向子女讲述过这场恶战,而每次讲起时,他都会泪流满面。他怀念他的战友,他珍惜今天的安居乐业。

  共和国的军人啊,你们是我们永远的骄傲。你们用自已的生命和忠诚改写了美国人引以为荣的百年不败的军史,你们把“失败”两个字永远地钉在了一代霸主大美帝国的军史上。

  老将军抚摸着自己战士的照片,就像当年爱惜地拍打着他的肩膀。只是目光由当年的喜悦换成了今日的悲壮。他对伺立在一旁的勤务兵说:“拿笔来!”

  老将军似手提千钧,重重地写下了八个大字:

  革命英雄永垂不朽!

  我们得到这本书所振荡起的波纹还在一波一波的扩张。很多朋友都以一睹此书为快,询问此书的来历和历史。

  为此,《中华儿女》的记者卓成华在为十届人大三次会议召开出版的特刊上,写了长达数千字的文章,报道老英雄的事迹。文章刊出后,海内外许多热心读者打来电话,表达了对英雄的关心,景仰之情。

  这之中,有八一电影制片厂创作办公室的主任编剧,她是经典史诗影片《大决战》的作者之一——康丽;还有著名的作家奚青纹,他也生长在东北这块丰硕的黑土地上。他们都为张国福的事迹所打动。

  作家奚青纹动情地说,写呀,这样的英雄不写,让我们去写什么?这是我们国家的主旋律啊!

  我们取得了共识——张国福这个人物是值得大写特写的。当时《激情燃烧的岁月》和《军歌嘹亮》正热播。那里展示的是我军高级干部的人生道路。

  而作为一名普通战士,张国福的前半生是辉煌的。但他所取得这种辉煌之后的平实、朴素的后半生的生存状态,对于今天的我们,更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

  有一个热心的企业家和一家文化传媒公司也来加盟此事。一切都要水到渠成了,没想到发生了突然事故,功亏一篑,教我深以为撼。

  尽管如此,我依然十分感动。

  我们的社会啊,在你种种喧嚣,浮华的表相之下,更有一种沉着、澎湃、日夜不息的伟大力量在支撑着,涌动着。正是这种力量,使我们从昨天走到今天;从今天走向未来;从一个辉煌走向又一个辉煌。

  崇尚英烈贤哲,追求卓越完美,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乃至一个个人生存发展的永不枯竭的动力。

  本来老英雄逝世后,北京军队方面特批把他的骨灰安置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可他的亲属子女和鹤岗有关部门都愿意将他的英骨迎归故里——回到他生儿育女,默默渡过普通人日子的地方。

  送老英雄走那天,我也去了。我们举行了一个简单的送行仪式。摆上花圈,烧了纸,祭了酒。我在花圈缎带上挽道:

  

       红尘十丈拜忠骨     先烈化羽魂可安哉

  沧桑百年叩人生      后侪飞泪心何仪之

  

大姐张秀荣紧紧抱着爸爸的骨灰盒,有如擞着爸爸余温尚存躯体,痛哭失声道:爸爸,爸爸,我来接您来了,咱们回……回家……

                   

 《后记》

在仅存的世界文明古国中,我们中国算一个。为什麽我们能传承五千年而魂魄不散呢?答案很多。但有一个答案恐怕是大家所公认的,那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舍生取义,杀身成仁”的价值取向。

马克思主义的奠基人马克思为古希腊的神话传说魅力所折服,那是因为他没见到我们的神话传说记载。我们的始母女娲补天传说,那是何等的奇特浪漫和富有人性的光芒;而壮士刑天与敌斗,头被砍掉了,犹化乳为眼化脐为口斗杀不止!陶渊明诗赞之曰:刑天舞干戚,猛志故常在。这就是我们民族的底蕴;这就是我们传承五千年不散的魂魄!

这魂魄根植于我们每一个华夏后裔子孙的热血中。

不是吗?

虽然我们很少遇到生与死的抉择,剑与火的考验,但我们对于父母长辈的孝敬;对于后代子孙的呵护;对于选定职业的恪尽职守;对于亲戚朋友的古道热肠;逆境中的契而不舍……这都是我们民族精神的反映。

让我们向英雄致以崇高的敬意吧,因为我们的躯体里激荡着他们的血液,传递着他们的密码。

    ……莽莽乾坤方圆几何  千百年传我民族魂魄……旧日宫墙寻常巷陌是谁把英雄的故事  一说再说……

                    

 

我与一本书的奇缘----《下 篇》 宗川 - 宗川 - 宗川的文学博客

 

我与一本书的奇缘----《下 篇》 宗川 - 宗川 - 宗川的文学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