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川

 
 
 

日志

 
 

血吻·11  

2011-03-16 22:02: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一萍重新煮好咖啡后,默默地走到钢琴旁打开琴盖,弹奏了起来。她弹奏了几个乐句,仰起脸,目光讯问地看着黄冶秋。端着咖啡的黄冶秋说,“是贝多芬的《献给爱丽丝》吧,经典小品!是他写给他的女学生的。你弹,我来给你朗诵一首拜伦的诗吧,《我看过你哭》,一遍英语;一遍汉语。”

浪漫亲切的琴声绊着黄冶秋闪着金属般光亮的嗓音,创击着他们的心扉:

 

I saw thee’ weep   《我看过你哭》

乔治·戈登·拜伦

 

I saw thee’ weep
我见过你哭
the big br'ight tear
晶莹的泪珠
Came o'er that eve of blue
从蓝眼睛滑落
And then me thought it did appear
像一朵梦中出现的紫罗兰
A violet dropping dew
滴下清透的露珠
I saw thee' smile
我见过你笑
the sapphire's blaze
连蓝宝石的光芒
Beside thee' ceased to shine
也因你而失色
It could not match the living rays
它怎能比得上在你凝视的眼神中
That filld'that glance of thine
闪现的灵活光彩
As clouds from yonder sun receive
就如同夕阳为远方的云朵
A deep and mellow dye
染上绚烂的色彩
Which scarce the shade of coming eve
缓缓而来的暮色也不能
Can banish from the sky
将霞光逐出天外
Those smiles unto the moodiest mind
你的笑容让沉闷的心灵
Their own pure joy impart
分享纯真的欢乐
Their sunshine leaves a glow behind
这残阳留下了一道光芒
That lightens o'er the heart
照亮了心灵上空

琴声戛然而止,泪水悄悄地滴下来,她站起身走进卧室。

这扇门终于被我打开了,他朝院里瞟了一眼,院子里静悄悄的。他转身跟了进去。她趴在他怀里,悲哀地嘤嘤哭泣,显得那么伶仃无助。他轻轻地抚摩着她的后背,手指弯成弓形,轻轻为她拭泪。

他们在融化着,水乳交融着,当他的手要游弋到她的禁地的时候,被她坚决地阻住了。

“把你的东西拿走吧,我不画了。”

“为什么?”他蓦然心惊诧异地问。

“我更愿意去煤场上班。”

他跪在她的膝前,很真诚很动情地说,“我一直在追求你,你是我后半生的唯一!答应我,别再糟蹋自己了,我的安琪儿,相信我,我爱你,让我们互相依存吧,我很痛苦,很压抑……”

她象突然被放进了冰凉的水中,颤颤地说,“原谅我,我不能……不能……等我,啊?……我也许会的会……我需要,需要……”

她颤巍巍的声音如烟似雾,氤氲缭绕,朦胧含混。

“我爱你,自打见到你,我的心里装的就全是你。”黄冶秋可怜巴巴地说。

她把他的头揽在怀中,亲吻着他的头发,凄然说“知道,我早就知道;我也是……命运啊命运,晚啦……”

他们拥吻在床上,他又恣意起来。她再次突然推开他坐起身:

“原谅我,这是我的婚床,我爱他。”

云开云聚,乌云深处传来沉闷的雷声。

 

夏依萍家的大铜床,是欧式风格的,用了快二十年了,还是那么牢固;特别是那厚厚的床垫,至今一点不塌陷,不走形。这床啊,承载了她和丈夫多少的欢爱嬉戏,生猛娇嗔!                                 

黄先生走了许久,夏依萍都一动不动地坐在卧室里,心乱如麻。自从和丈夫分别后,有多少个男人追求过她,都被她拒绝了。那个校长明明是个有妇之夫,也来占她的便宜。她讨厌他那男不男女不女的做派,讨厌他那庸俗谄媚的市侩象!最让她哭笑不得的是,正在这时,一个乳臭未干的青年人追求上她,那真是死缠滥打,穷追不舍。她告诉他,我儿子都跟你一般大了!他说,我不嫌,您的风度气质太好了!

一开始是在校门口堵她,后来竟混进了校园,钻进了教室。

作风不端!没得手校长正找她的碴儿哪,她被逐出了校门。

她不愿跟人家说她是夏季平的妹子,更不愿跟哥哥家说起此事缘由,还不够丢脸的呢!只是跟哥哥说,不愿干了,烦人,哥哥说她,你真是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啊!

可现在跟黄先生算什么呢?他也是有家室的人哪!

夕阳西下啦,心高气傲的她,开始气短了。她瞧得上的人,人家绝不会要她,一条有海外关系,国民党反动军官的老婆,谁都唯恐躲之不及,谁敢引火烧身?她成了饭铺里的小菜儿,免费,谁都要搛一筷子尝尝;要钱了,谁买归谁了,谁就都不吃了。

尴尬。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