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川

 
 
 

日志

 
 

血吻·小说·4续  

2011-03-16 22:26: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前面说过,我家的俩门都是是临街的。按北京的规矩,我们院子的门其实只能算是栅栏门。因为是一边一个垛子,没过梁,更没门楼儿,只有两扇对开的裂缝道道的大破木门。不过这大破木门很少打开。因为这大门的北扇上,又装了一扇小门,平常大家都从这小门出入。

 自打那次街上和夏阿姨相遇以后,我总爱趴在门那儿,透过门缝儿,觑看她出入。看她今天穿什么衣服,看她的一举一动,猜她要去干什么。

国民党军官的太太,她在我眼中更闪烁出了一道神奇的毫光。走在街上与她碰面时,我却又不敢直视她,她倒是大方而得体地朝我笑笑,说句“放学啦”,或是“玩去呀?”之类的话。

还是一脸温暖明媚的笑。

每天早晨或傍晚在街旁自来水那儿打水的时候,只要她过来,我都主动让她先打,而且我还把她打满水的桶,提到路边的平坦处,听到她略带陕西味儿,柔声细语的一声“谢谢”总使我心里激起一阵柔软愉快的波浪。 

我说过,我是天生的色鬼。我从小就爱看女人,爱欣赏女人。依我看一个女人的美,不单单在一鼻一眼一身材,而在于这些部件整体的奇妙结合后,所产生的一种不可言传的神韵!先天造化再加上后天修练,她就会由内向外透出了一种特殊的气质!用美丽漂亮迷人等空泛的词汇去形容女人,是一种浅薄。女人美在韵致。真正有韵致的女人,不论走到哪里,哪里都会因她而柳暗花明 风生水起。

从见到她第一面起,我就感到她的眼睛会笑,而且笑得那么柔和灿烂,充满亲和力。她无论什么时候出现在街上,身上的衣服总穿得那么熨贴可体,而且颜色总搭配得总是那么赏心悦目与众不同。她走路的步态虽然轻盈,但却挺胸抬头目不旁视的,带着一股坚定不移的傲气和自信。那劲头,就好像前面纵使是一片火海,她也会从容不迫的走进去。

我爸那屋的门上有一个小圆洞,夏阿姨从她们家出来往胡同北走,我打这里瞭望正合适;如果她向南走,则在我们院子大木门那里偷窥得远些。

为什么会这样做,我自己也解释不通。开始晓些“人事”的我,心中常常充满了幻想和柔情,还有种莫名其妙的惆怅和忧伤。我总幻想着我的生活中出现了某种奇迹,某种天崩地裂的变化。

那天,我无意又趴在那儿往外瞄,看来来往往的行人。对于我来说,在暗处偷看别人的一举一动,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我乐此不疲。我看见她出来了,她先站在门口的台阶上,愣了一下脸就朝南了。奇怪的是今天她穿得没平常那么好,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这更引起我的好奇心。我估计她要往南走,就赶紧去西屋开门往院里走,一开门我愣住了,黄叔叔正趴在那里往外瞧呢!我不好意思过去了。

他在瞅什么呢?坏了我的好事。

 

我天生会胡说八道,所以文科不错,尤其是我的作文,老师常当范文在全班念。甚至别的班的语文老师也拿我的作文去念,这使我很是得意。让我气短的是,我的理科太稀松二五眼了些,我是数字盲,直到今天,我都从来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多少钱,也最讨厌管钱的事。那天,又有一道题把我绕住了,我只得求我们班的“数理化大王”吴振远去。他们家在六院后边住,挺远的呢。好不容易到了他们家,这家伙真不够哥们儿,竟让我先陪他买煤去!

到了煤厂他排队开票,我四外瞎踅摸,在轧煤球机那里,有几个脸上沾满煤黑的人正忙碌着,在他们中间,唯有一个是女人,我感到她的身影有些熟悉,看了半天,我心中陡然一惊,是夏阿姨,她正一锨一锨的往轧煤机里装煤末呢!

怎么会是她?她怎么会在这里干这个?

买煤回来的路上,我问同学吴振远,“轧煤球的那女的一直在这儿啊?”

没想到吴振远语出惊人地地说:“嚯,你也注意她了!她原来是音乐教师,因为作风问题被开除了,后来她又搞过一阵子钢琴家教,不知为什么最近又来轧煤球了。女人长得漂亮就是招事儿。”

我“唔”了一声问:“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呀?”

吴振远是个精明强悍的家伙,比我大一岁,他脸上总挂着自命不凡万事皆通神情。这家伙长得黑,两眼贼亮,上唇已生出隐约的细髭。他脸上又挂出那种自命不凡万事皆通神情说,“嘁,我小学就在西单那儿念的,她就教我们音乐。你知道吗,她是国民党反动军官的老婆!”

吴振远说话的语气叫人心里打冷战。

回家的路上,我闷头胡思乱想。有人拍了我肩一下,“吗去啦,小子?”

我侧头一看是黄叔叔。他骑着他那辆墨绿色的“凤头”车,一派潇洒。

“找同学做作业去了,您呢?”

“我看看交道口影院演什么电影呢。”

“您带着我啊?”

“小伙子走两步算什么;跑,快点儿,看能追上我不!”

怪不得爸爸和姐姐多次说过,黄叔叔把他的车看得比他的命还重。果然。我后悔自己的冒失。          

                                                                   

第四章

 

初夏是北海公园划船的好季节。

   夏依萍带着她的侄女儿珍珠来划船了,今天是她的生日。呵,今天来划船的人可真多,成群结队的只只小船,载着笑靥生辉的人们游动在水面上。

北海公园这座皇家园林的景色永远是美不胜收的。

在这初夏时节,岸柳摇曳出嫩绿,琼岛绿色葱茏地擎着婷婷玉立的白塔,船在动,岛在转,景随船移,牌楼,亭阁,红墙,随船高低漫舞。夏依萍和侄女儿徜徉在这如诗如画景色里。

上高中的侄女儿眉飞色舞地跟她说着他们班上的事。说五一节天安门广场夜晚狂欢的事,说学校让他们学习时传祥,去掏公共厕所,女同学负责掏,男同学背屎桶,那屎汤子流了他们团支部书记一脖子。她边说边咯咯地笑。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