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川

 
 
 

日志

 
 

血吻·36  

2011-03-16 20:21: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坐末班车到颐和园三宫门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饿了——这时候才知道。如刀的寒冷中,有一家小饭铺里还颤抖着有气无力的灯光,像是一败涂地汉子的叹息。进去叫了斤半饺子,我给自己叫了半斤二锅头,呵呵,饺子酒了。“饺子酒,越喝越有!”讨个吉利。等饺子端上来,我拿筷子一搛,才发现我的两只袖子都冻成了冰筒子,搛饺子挺别扭。

饺子酒下了肚儿,我的思绪活跃了许多,只不过都是冒着冰霜的冷气。尽管我巧舌如簧,绞尽脑汁,软硬兼施,和那三家受灾户周旋,我还要陪两万块!这倒好,为铺摊子借的两万块还没堵上,这又落上了两万!人生有许多艰难,尴尬,必须得独自吞咽,谁也帮不了你。上有老,下有小,你连死的权利都没有啦……

生不得,死不得;哭不得,笑不得。

这就是生活,这就是命运的赐予。

感谢上苍的惠顾!

人到中年见得多了,心铁硬了,不爱流泪了,可回到家躺在床上,我还是嚎了两嗓子。可能是酒闹的吧。

看来漂亮姐儿傍大款,也得有“打掉牙和血吞”的时候。

 

 

晨起头疼。活着干,死了算。我在想钱的问题。

 

   到哪儿去借钱是大问题。自古以来,钱都是最货真价实的东西!我突然想到了张总,那可是个财大气粗的家伙。我能有今天,都是他给我的造化。可等到了他的办公室,和他见了面,我怎么也吐不出“借钱”俩字,光聊了闲篇了。

听说我在搞家电制冷,他问你有多少人那?我鼓着肚皮说,不到三十人吧。他又问,你技术力量怎么样啊?我又鼓着肚皮说,那不成问题。他说,有个超市是台资,要装置冷设备,我一个妹夫管这事儿,前几天他跟我叨唠来的。听到此我眼前一亮,这肯定是个机会。我马上提出,想去看看。张总把他的名片给了我,说,你去找他吧,提我就行。我说,您这就给他打个电话,我马上就过去,请他中午出来吃顿便餐。

   

 

   我说过我的“贴身大丫头”, 他是个外地人,是给我管技术的。这小伙子叫佟郁,不爱多说话,但心里有数;高中毕业,对家电他着特殊的兴趣和悟性。我上那儿都带着他,凡是技术问题都让他来处理。“贴身大丫头”这雅号是荣子给起的,她还嘻嘻哈哈的说,就是没法儿“通房”。职工们也都管他叫“丫哥”。这是个很好的理工人才,只可惜生在穷乡僻壤,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

贫穷,偏僻,文化教育发展的落后,吞没了多少精英人才!

我回家换了身“行头”,就赶到我的臭气烘烘的公司,找“丫哥”考了他几个技术问题,他都对答如流。我很满意,就是对他的“行头”太不满意了。我叫荣子带他去商场花十块钱给买了条“一拉得”的领带;十五块钱买件衬衫;三十五块钱买了双锃光瓦亮的“名牌儿”皮鞋。人是衣裳马是鞍,这小伙子一捣饬还挺精神。荣子直说“老板这是要给丫哥卖了吧?”我笑着说“不是,连我卖了。”

身为老板,越是在困难的时候,你越要向职工展现乐观坚定的面孔;即使你因破产马上要去自杀,也要给他们一个自信坚定不容置疑的背影。

这就是领军人物需要的素质。

 

    

有张总的保人,又吃喝了一顿,张总的妹夫老孟下午就带我们去见了台方的代表。这是一个瘦高面色黑的中年人,透着精明,姓赖。一见面没有虚套客气就直接切入了主题。他问到了国内几大空调厂家的空调种类,价格;问到了压缩机的制式甚至是F22和F125的区别;接着又问到了国外几家的产品优劣,价格比······得亏带着“丫哥”出来了!要是我孤军奋战就非瞎菜不可。

我面有得色吹牛说,他是我们的技术员,要是实际操作的话,我们有工程师。不料赖先生说了一句话,就连给我打懵了。他说,你们现在就可以签合同,前提是,空调设备进工地后付款百分之五十;工程验收合格后,付款百分之四十七;余款百分之三,正常运转三个月后付迄。

这台商忒精了,至少要三十万哪,让我上哪儿找去啊!妈的,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第二十四章

 

   我就不信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找不着村!

   我出现在吴振远的超豪华的办公室里。吴振远现在可是个人物了,搞房地产生意的,十几个亿的身价。上次我们校庆,所有费用都是他出的,听说他出了三十万吧。

他的大名,他的身影经常出现在报刊上,电视上。这绝对是个人物!我们一见面,他就说“嚯,文人来了,稀客!”

我说“看看你是怎么活着的,开开眼!”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北京不相信穷人。这是我唯一可能获得生机的机会,除此就只有天堂路可走了。这年头,雪中送炭的少;锦上添花的多。我早就想好了,决不能把自己走投无路的真相告诉给他,要摆出春风得意,器宇轩昂的架势。吹,专拣大的吹!先说天,后说山;聊完大塔聊旗杆!

他问我干什么哪?我说,跟你学哪,给自己当老板呢。他说,那就对啦,就凭你这两下子,早该出来单挑。我说,哥们儿揽一大活儿,有点儿搬不动,请你帮着吹口仙气儿吧。我先给他带了一个高帽儿。这小子有点打愣儿,接着就露出警觉的神色 。我财大气粗志得意满地跟他说,一个一百多万的制冷工程,三个月之内就能完工。管工程的是咱们哥们儿,自家兄弟,没跑儿。接着,我就把详细的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情况跟他忽悠了一阵子 ,挑明了还缺五十万。

他问我,你有房产本吗?我一听有戏,马上接口答有啊!他说,咱们也不能免俗啊,给你,这是合同,签了吧,期限,利率,还期,上面都写得明明白白的,你看看。明天把你的房本儿拿来吧,到我会计那里拿支票。说好,五十个借不了你……借你三十五个吧。

这正是我想要的数儿!天哪天,天堂路我可以先不去啦,还在这地狱里爬刀山过火海吧! 

 

 

我相信一句话:有享不了的福,没受不了的罪。

我整天都吃睡在工地,那就叫衣不解甲呀!与职工一起吃盒饭,住没暖气的屋子,一天睡五六个小时的觉,遇到难题时,彻夜不眠。我是过河的卒,没退路了!

上午,冬日的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喷洒在地面上,宽阔的未来超市大厅里忙碌着工人们身影。现在是集团交叉做战了,有装修的,有安装货柜销售设备的,有调试电源照明设备的,电锤声,水钻声,工人拖抬东西的声音……交汇成一片。我来回巡看自己的空调点位前,象只牧羊犬吧。我突然看到,大厅外阳光饱满的的广场上,开进了一辆卧车。噢,是台商赖先生的,他每三两天都要来工地转一圈,问问这,问问那的。

车停后,老孟和赖先生先后下了车,赖先生下车后疾步上后拉开后座门,从车里躬身钻出一个人来——是华念兹!

华念兹穿着一件藏青色羊绒大衣,挺括的衬衫领口和领带特别显眼。七年未见,他有五十岁了吧,到底老了些,但举手投足间倒更有了一种王者风范。他站在门口,抬眼往上看门面正在进行的招牌装修。在他一左一右的赖先生和老孟向他指点介绍着,他听得很认真,还不时的提问着什么。

怪不得前两天老孟跟我说,他们的大头儿要从上海过来,原来说的是他!

这可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今天倒要会会他!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