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川

 
 
 

日志

 
 

血吻·33  

2011-03-16 20:33: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二哥夫妇几乎给他买遍了北京的所有小吃,让他尝新鲜。什么门钉儿,褡裢火烧,螺丝转儿,焦圈儿,豆汁儿,豆浆……说来也怪,华念慈都吃得上口,都似曾相识。

今早二嫂特意去南城给他买来了卤煮火烧,他一边吃一边说:“香,好香!谢谢二嫂。”

他憨笑着,脸上露出孩子般天真的笑容。

“等我去了你们家,你也这样待待我。”二嫂今天不坐班,上午在家。

“没问题!二嫂你可太贤惠了,到我家你就别走了,跟二哥申请一下,把你给了我吧。”

二嫂冷笑一声说:“你别拿二嫂开心了,二嫂是老太婆啦。看你媳妇长得模特似的。”

“她不行,花瓶。‘妻要贤惠妾要美’,二嫂天生就是当家奶奶。”

“那你在外头有了几个妾了?”

“没有,一个也没有,我可是个正人君子。”他呵呵笑道。

“我看你是个登徒子。看见我把你二哥管的什么样儿不?等你媳妇来了,我要好好的教她几招治治你!”二嫂笑道。

    “二嫂可手下留情啊,她比你可简单多了。”

“我可以把她调教得复杂一些么。”

念兹呵呵笑道,“坏了,坏了,看来你是得罪不得的人啊!”

“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二嫂就爱给人家帮倒忙。”

     吃完早点,他说他要去大哥家,已经和大哥约好了。午饭不回来吃了。

大哥家在和平里,二嫂说,“我开车送你去吧。”

他说,“不敢劳您大驾”。

实际上,他愿意自己随意到处走走,体会一下北京的风土人情,这是他多年经商养成的习惯。来京几日,尽忙了爸爸的丧事,他谁家都没去呢。本来他还想去青岛,去米脂,去上海,看来都来不及了。

 

第二十二章

 

原来大哥力夫是个造诣很深的书画家!

念兹一摁门铃,笑嘻嘻的大哥就给他开门了,“呵呵,等你半天了。”

两室一厅,进门就是书香墨香满屋。临窗是个大画案,书籍画稿,开的,合的,扔的到处都是。墙上挂的有画有工艺品,还有一把剑;靠东墙放着一张古琴。本来就不大的客厅,显得很局促。

当中学教师的大嫂特意请假在家等他光临:“看我们这屋子,都让你大哥给霸占了。坐,坐。”大嫂指着屋里唯一的双人沙发对他说。上高中的侄女给他端来一杯茶,甜甜地叫了他一声“三叔”。

“你怎么也没上学去呀?”他问侄女。

侄女“嘻嘻”笑着回答:“迎接台湾同胞呗。”

他笑了,凑过去看大哥画画。大哥说:“还差一层色儿,我给它涂巴完了,你坐。”看毛笔在大哥腕底翻飞,点染皴搓,那么随意自如,真是一种享受!他叫侄女帮她抻着,他一幅一幅看大哥的画作。

“大哥,我不懂画,可爱看国画,你算是哪一派呀?”

“算齐派吧,大写意。”

“大哥到什么境界了?”

大哥笑了。他说,“有一次我把我仿的齐良迟的画和齐良迟的画放在一起,他看了半天,问她孙女儿,这是我什么时候画的呀?”

听得念兹“哈哈”大笑,连声说:“大哥了不起,大哥了不起!”他又问,“你学齐派多少年了?”

“要想学齐派,要从吴昌硕入手学,那是齐派的根儿。学好了吴昌硕,画老了就是齐白石;画嫩了就是齐良迟;画愣了就是娄师白···”

听了大哥一席话,真是长见识了,他对大哥佩服的不行。他说:“我在台湾给你开一次画展吧,然后给你办家画廊。”

力夫说:“那好啊,我们合作一把。”

哥俩坐在沙发上闲聊了起来。大哥说话慢言细语,不愠不火,可叫人听来津津有味,回味无穷。原来你也蹲过三年监狱!大哥纠正说,那不叫监狱,叫“劳教”农场,比监狱管理松泛一点儿。那什么叫“劳教”呢?他嘿嘿一笑,到今天我也没弄明白,是说你已经犯罪了,但犯的罪还不达标,就让你去“劳教”。譬如,爸爸被关了监狱,我年轻气盛,发了几句牢骚,就被怀疑是“5·16”分子,就被“光荣劳教”了。

那什么叫“5·16分子”呢?呵呵,到今天我也没弄明白。在那里面都干什么?春秋夏种庄稼蔬菜摘苹果梨;冬天挖河抬“泥抬儿”,我的腰就是在那里落的毛病。哎呀,跟几十个地痞小流氓挤在一个屋子里睡觉,一天到晚乌七八糟乱乱哄哄的,开始我哪里睡得着啊!呵呵,我有过连续二十几天失眠的记录。我一口气吞下去过十多片安眠药,结果也是睡不着哇,浑身发软,脑袋昏沉,走起路象风摆荷叶似的,东倒西歪的。

那时候我都要疯了,恨不得拿脑袋去撞墙!

后来不知为什么,队长,场长都对我好了起来,派我去值夜班了,跟一个老头住一屋了。后来出来我才知道,那场长是爸爸的老部下,他在暗中保护着我。我是因祸得福啊!跟我住一屋的老头儿,居然是大学讲师,五十年代末就被关进来了。老头儿书法造诣很深,国学底子也厚实。我就开始跟他学书法,学国画理论,学西洋画史,探讨经史子集。他对经史子集中的“子”特别有研究。

呵呵,大哥是监狱大学毕业的!刑期快满了,我舍不得出来。就找茬儿犯错误,又加刑期一年,把学业完成了才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