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川

 
 
 

日志

 
 

血吻·小说·20  

2011-03-16 21:1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们相拥着滚落入万丈深渊。黄冶秋撒开了夏依萍,朝她喊,“挥舞双臂,这样,这样……”

他挥舞着双臂,身子象羽毛一样,轻飘飘起来,开始在空中滑翔。可她在下沉,下沉……他很着急。他不断地给她示范着,“这样,这……样……”她终于滑翔起来了。地上的丛林,房屋,人群在他们的身下流淌,他攥住她的手对她说:

“我们不能死啊,我还有个老妈,有三个孩子,任务还没完成呢。再说,你台湾的丈夫,儿子早晚也会回来的,我们要坚持,做人要有责任感哪……”

夏依萍一脸诡谲的笑,并不答话,只管拉着他飞。突然他们钻进了一片黑莽莽阴森森的树林里,荆棘遍地,灌木丛生,剐得黄冶秋浑身火辣辣的痛,她已经被剐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最后只剩下一张血盆大嘴。

她朝他狰狞地张开了滴着血浆的大嘴,恶狠狠的咀嚼着他。

他“啊”一声惨叫……惊醒了,是一场噩梦!

浑身冷汗,浑身酸痛,瞧瞧表,已是凌晨两点了!昨天傍晚他进门倒头便睡,连衣服都没气力脱。

心里还兀自“突突”乱跳,喉咙烟熏火燎,“咚咚”一口气喝了一杯凉茶。

这个女人可怕呀,莫非我又贪便宜上当啦……

   

                      第十三章

 

现在六十岁上下的人大概都会记得,六六年的八月十八日,那是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首次接见红卫兵的日子。红卫兵从此就正式登上了历史舞台!

第二天的报纸上出现了一张当时十分著名,传遍大江南北的照片:

一个带白边眼镜穿一身军装的女红卫兵,把红卫兵的臂章别在了毛主席的臂上。毛主席问女红卫兵叫什么名字,女红卫兵回答叫“彬彬”。毛主席当既发布了最高指示:

要武么!

这个女红卫兵就把名字由彬彬改成“要武”了。几十个小时之后,红卫兵小将们就向四旧,向封、资、修,向一切污泥浊水宣战了。在北京四九城、在朝、海、丰三区,在远郊十几个区县,一场红色狂飚,拔地而起,处处是血雨腥风!

那才叫风声鹤唳,人心惶惶啊!每一个人都被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怖包裹着。

在胡同里,哪怕是个几岁的孩子,拦住红卫兵说, 这家是地主资本家,或者说,这家有什么,红卫兵马上就冲进去,就抄,就砸,就打。

在王府井,在西单,在前门······所有的老字号都被砸得一塌糊涂。大街上的行人,皮鞋尖头的后跟儿高的,当场就被红卫兵小将拽住,挥斧子挥刀就砍就剁;不论男女,头发长的,烫发的,摁那儿拿剪子就铰;瞧着穿得不顺眼的,什么鸡腿裤,喇叭裙······美其名曰,奇装异服,马上就扒下来,或当场铰巴了或扔垃圾桶里,教你买工农兵大众化服装。

一位漂亮的女士,短短的头发又黑又亮,被红卫兵追得围着百货大楼的柜台团团转,她瞪着惊恐万分的眼睛说,我的头发不长啊,刚刚剪的。红卫兵怒问道,为什么这么黑亮黑亮的?她抬手摸着头发说,我天生就这样。几个红卫兵凑过去仔细看了看,又狗一样的嗅了嗅,怒吼道,滚出去,天生的资产阶级,这里是工农兵的天下!

变化最大的就是那些女学生,仅仅一夜之间,长辫子花裙子就都不见了!一水的羊角刷子或齐耳短发,长衣长裤。最革命的是穿洗得发白的旧军装,腰里有条正宗的带“八一”字标的军用皮带,臂戴红卫兵袖标,那就叫人惊煞不已了!

这套东西夏放都有!

吴振远不行,他只找了条旧军裤穿上了,头上的绿军帽却是新的,不配套。

成年女人的发髻和姑娘的两条大辫子,从此退出了中国的历史舞台!

那天陈叔儿进门说了句,“现在的红卫兵比那晚儿的土匪还他妈的霸道,就我干活的那个中学的看门老头儿,愣让他们拿开水给活活浇死了!过去土匪撕票还得透个‘风儿’,给个‘说儿’哪。真他妈的······”

黄叔叔马上一脸煞气地呵斥他:“还想活不,你!”然后他就转回身,从屋里拿出那颗恐怖狰狞的石膏头像,往地上一摔说“这也是封资修了,我先革我自己的命!”

这几天,黄叔叔变化太大了,简直是换了一个人。他把头发剪光了,让我越看越不顺眼,真像一个大鸭蛋。他脚下的皮鞋也换成了布鞋。而且一有功夫就看《毛主席语录》。

晚上,我爸鬼鬼祟祟地把他床头上的一幅画,一幅字取下来,小心翼翼的包好,用少有的好脸色对我说“明天送到乡下去,收好了。”

画是四尺竖幅,为清著名画家董邦达画的《游山图》;字是民国著名书法家潘龄皋的四字横幅,写的是“鸿源流长”,是我爸爸托他写的。十六岁的我,自然不知道这一画一字的文化价值和市场价值,在我眼里,它们就是死气沉沉的发黄的烂纸。

学校这时已经爱去不去了,都自觉闹革命了,没人管了。我早上骑了车就往乡下去了。

到家已经是快晌午了,我妈正在院里做饭呢,见我一进来,她脸色刷的一下子就白了,她关上街门,哆哆嗦嗦的问我:

“你爸出事儿啦?”

我说“没有,他叫我把这东西藏家里。”

我吓我妈一跳,我妈也吓了我一跳。她多年留的发髻没有了,剪成了光秃秃的短发,像个秃尾巴鹌鹑,看着别扭死了。

我问“您的头发?”

妈答“红卫兵让铰的,说是破四旧,立四新,革命化……”她死死盯着我手里的东西,浑身哆嗦着说“老爷子秧儿唉,这不是要命吗!昨儿晚上,‘坏蛋’和金冻子爷俩都被打死了!哎哟,吓死人,那叫惨哪!都打得血葫芦似的。‘坏蛋’埋的时候还站着哪,让人扎了几铁锨才躺下的!村里的地主富农都是往死里打呀!冻子这孩子傻呀,红卫兵打他爸爸,他扑了上去,也被打得半死,被关在队部里。半夜,他拿裤腰带在窗棂上上吊啦······”

我脑子里“轰”的响了一个炸雷,泪水“哗”的一下子就奔了出来。我的冻子哥啊······

“你别在这儿哭啊,我的活祖宗,还不快进屋去······”

我进屋去哭了,妈把我拿来的字画塞进了灶堂里······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