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川

 
 
 

日志

 
 

血吻·小说·15  

2011-03-16 21:52: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九章

我没见过比乡村的黄昏更美的画了!

由于落日余晖的映照,天空中大朵大片的云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奇妙无穷的变化。那才叫充满神秘色彩呢!先是像漫空燃烧的大火,一片彤红;一会儿火势弱了,云又变成了琥珀色;再等下去,太阳落山了,半天空被涂上了瑰紫色,象是翻腾着的葡萄酒浪……

星星出来了,一颗,两颗,三颗……接着,澄澈蓝色的天空中就缀满了星星。不远处的河渠里,传出一阵阵齐刷刷的蛙鸣。我老怀疑这些青蛙是有领导指挥的,要不然,它们怎么叫得那么整齐划一,节奏分明呢?蝉就不行,大马、小热儿、伏天儿,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响成乱七八糟的一片。

天上千万颗星星,地上千万声蝉噪蛙鸣。星星使这夜深邃神秘;蝉噪蛙鸣使这夜静谧安闲。反正也热得睡不着,村里的大人孩子都仨一群俩一伙的,围坐在一起山南海北、云山雾罩地聊着。

姐姐和几个女孩儿坐在一块大青石石门上,嘁嘁嚓察地说着什么,我把偷来没吃完的葡萄悄悄地塞给她,她当场打开就和伙伴们分享了起来。当然,她还叫我给我妈留了点儿。

她们吃了我的葡萄,就对我刮目相看了,所以我就凑在她们身边,听她们到底说些什么,也时不时的插上一句。如二英子摸了摸脸,神密兮兮地说,“我是初二才来的,当时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嘻嘻,吓着我了!”

我想,她们是在说脸上长青春痘的事儿呢,我最近也长了,我也摸摸脸说,“我也来了,是春节过后来的。”

她们笑成一团,我姐呲搡我说“你怎么还不走啊,一边玩儿去!”

这叫什么玩意儿啊,吃着我的葡萄,也不嘴软;磨还没推完呢,就杀驴!

“琴子,琴子”我妈来喊姐了。

“干吗?”姐不耐烦的回应。

“你二姑来了,找你有事儿”

“唔,您先回去吧。”姐不耐烦的说。

该,教你轰我!我心里说

晚上,躺炕上睡觉时,姐求我明天回城里给她拿那本《裴多菲诗集》去,我给她一个后脊梁,不理她!

 

     

我来到城里的家里时,都快中午了。我打开我家专用的小门,一股霉气味儿就扑鼻而来。正是多雨的季节,爸一走就一天,怕雨潲进屋来,所以不敢打门窗,憋的满屋的霉味儿。

今天早起,我姐跟我说了好些好话,求我非得给她拿那本《裴多菲诗集》去,还给了我一块钱,我一算,刨去车费能剩下五毛多钱呢!看在钱的面子上,我才勉强同意替她跑这趟腿儿的。

透过窗子往院子里看,院子里静悄悄的,走了半个多月,院里的葡萄和紫丁香都长得丰满了许多。黄叔叔和陈叔儿都不在家。大木门的钥匙,他们拿着呢,我们家的人没有。没人,没意思,我拿起书就要走,突然大门响了,是夏阿姨进来了!就在同时,黄叔叔的屋门也响了。

我真高兴,也往通向院子的门走,想跟他们打个招呼,可我透过门的玻璃看到,黄叔叔把夏阿姨紧紧地搂住了,他们的嘴都贴在一起了!我象被打了一闷棍,懵在了那里。

真的,我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我感到天旋地转的,几乎站不住了!

他们进了黄叔叔的屋了,我木在那里,半天缓不过神儿来。

十五岁的我对男女之事,朦朦胧胧的懂得一些了,只是很理想化,很单纯。我对这事情也充满了好奇。

我鬼使神差地悄悄拉开门,躬腰探身到黄叔叔的屋门旁。

“看你……看你……”夏阿姨气喘吁吁的声音。

 “啧啧”的亲吻声。

  黄叔叔象被挤压暴发出的“啊——啊——”声。

 “ 哎呀……···哎呀……”夏阿姨瘆人的惨叫。

  我浑身有一种爆炸的感觉,一种魂飞魄散的感觉,一种犯罪的感觉。心里“怦怦”乱跳的不行。我蹑手蹑脚地返回屋关上门,一刻也不敢停留,锁上外间门,匆匆地往车站赶。就好像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着我。

“吗去呀石头,走的这么急?”我愣没看出对面骑车来的陈叔儿。

“啊……啊……我回家啊……回家了……您,您回家啊?”我语无伦次地说。

“啊,回家拿点儿东西去;慢着,直眉瞪眼的,留神车。这孩子!”

  我心中一惊,糟了,陈叔儿怎么会回来了呢?

  我走的更急了。恐惧,我。

 

刚才还是晴朗朗的天空,一会就暗晦了下来,乌云翻滚越集越厚了,一道道闪电撕裂着天空,不断传出的“隆隆”炸雷声,叫人胆战心惊。我下了8路车,刚上了郊区车,密集的雨点就纷纷而落了。雨越下越大,汽车玻璃上的水都流不脱,流进车厢里。靠近车窗坐的人,都纷纷的站了起来。透过车窗玻璃往外看去,狂倾如注的暴雨,打在公路上,激起一层白茫茫的烟雾。

雨越下越起劲了,我该下车了,我毫不犹豫地跳下车。下车后我就要走土路。我脱下衣服把姐姐的书包起来,夹在腋下,光着脊梁,任雨水冲击,往前赶。从头上流下的雨水,模糊了我的视线,什么也看不清。一开始,我还用手去抹,后来索性就不抹了,只是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泥水里趟着走。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