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川

 
 
 

日志

 
 

血吻·小说·22  

2011-03-16 21:08: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好的书啊,保护得这么好。俄罗斯的,法兰西的,德国的,美国的,日本的……,一水的世界名著!怎么能扔掉呢?我想起了我第一次在王府井那遥远而又贪婪的梦想。

“留着不碍事吧,没人知道。”我说。

“不行的,不行的”她连连摇头说。接着又无奈地叹了口气说:“没有办法的,没有办法的……”

我闷不做声,也许是因为屋子里闷热吧,汗水从我的脸上、脖子上涌了出来。贼大胆又一次在我心中蠢蠢欲动了。半天,我说:“把书装在垃圾桶里,盖上些烂纸,先藏我们家去吧。”

她犹豫了好一会儿,反复问了几次“那行吗?不会连累你们吧?”

“我们家没事儿,没人怀疑我们家”我信誓旦旦地保证说。

她终于同意了。她的目光中充满了的感激,又显露出担惊受怕。在我装好垃圾桶正往外走的时候,她反复问“不会有事的吧,不会有事的吧。”

在她的胆战心惊中,我鬼鬼祟祟地分三次把书搬到了我们家中。

 

 

也许许多人都会记得,一九六六年的秋天是燥热的。这年八月二十四日,傍晚时天气是又闷又热,大约在晚八点的时候,天空雷声隆隆,电光闪闪,接着就袭来了一场暴雨。这场雨是来得急收得快。

在我倒腾书的时候,我很紧张,生怕爸和姐回来,结果是天缘凑巧,爸和姐一个都没回来。

我家里屋西北角有个屏风,家里的杂物都堆在这屏风后。我就把书藏在了屏风后的那张破二屉桌的底下。

 当我刚藏好书,暴风雨就来了,我独自一人在屋里,浑身是汗,心里一阵阵发紧,一种不祥之兆,越来把我裹得越紧。

我越想越害怕。

刚才是不是有人注意到我了呢?肯定是有人看到我了。他们会怎么想呢,会不会去报告红卫兵呢?

又是一闪电划过夜空,接着就是“轰隆隆”一声惊雷,我浑身一激灵,闪电亮处,我仿佛看到院外的杨树上,浓密的枝叶里,有人在向屋里窥视。我钻进屏风里抱起一摞书往外走。我想趁着雨把这些书扔到胡同垃圾站去,来到院子里,冰凉的雨点打在我身上,我又返身往屋里走。

真的,我舍不得扔掉这些书。我太需要它们了,我太爱它们了!

屋门“咣当”响了一声,爸爸推车进来了。

 

 

毛主席说: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我本来猜想,我爸、姐这么晚没回来,一定是在“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一把呢。事后得知,恰恰相反,他们父女双双不约而同在各自的单位,被人家给彻底“进行到底”了一回。

就在我在夏阿姨家倒腾书的时候,爸爸单位里的革命群众和从天而降的红卫兵小将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布署,搞阶级队伍大清理,叫什么“重新站队”。

爸爸在群众愤怒的口号声中被点上了批斗台。按当时约定俗成的批斗程序,革命群众让他先“飞机式”了一会儿,接着就让他背三代。当他眼泪扑簌地背起祖孙三代都一贫如洗,一无所有时,非常讲阶级政策的红卫兵小将、革命群众,还真放了他一马。他们无比深情地向他高喊着:“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和风细雨地请他“滚下台去!”

后来我爸多次感慨地说,是我们那些穷祖宗们的在天之灵保佑了他,使他免受其辱。

可我心里总暗暗说,我的那些穷祖宗们,恐怕在天上混得连灵魂都当破烂儿卖了。要不然,他们为什么不保佑我爸聪明些,开开窍,别混成眼前这副模样儿呢!

 

爸进大门就瞅见我抱一摞东西返身回屋了。

他浑身湿得拉拉水,失魂落魄的象只落汤鸡。当然,是特大号的落汤鸡。他车子没放好,就扑进屋来,警觉地问我:“你干什么呢?”

他身后“咵嚓”响了一声,把我吓得一哆嗦。是他的自行车倒了。

我刚把书扔到屏风后,都没来得及码放,抽身出来,愣瞌瞌地站在那里,结结巴巴地说:“没,没干嘛呀!”

我身后“扑噜”一声,屏风还动了一下,把他吓了一跳。是我没码放好的书倒了。

 他如刀的目光在我浑身上下一刮,就把我往旁边儿一推,拉开一扇屏风,侧身探头一看,接着就像看见一具血淋淋的尸体一样,铁青着脸,颤巍巍地问我:“书是那儿来的?”

 一股凉气从我的心里升起,我紧张得想上厕所。

“我,我上厕所。”

真的,我特别怕我爸打。他身高一米八,力大无穷。再说,他是山东人,山东人最信奉“棒打出孝子”的儒家学说。他们打起孩子来,比逮着贼打得还狠呢,他真的把我打到过直拉屎的地步。所以,我落下个毛病,他一瞪我,我就想上厕所。这种恐惧,一直延续到他八十多岁,我五十多岁,转化成了父子间一垛永难化解的厚厚的冰幕。

正是因为他的打,教育了我。我从没打过我的孩子,我知道那滋味儿真太不受用了。

“就拉裤子里。说,书是哪儿来的!”他逼问道。

几十年过去了。我至今还能清晰地回忆起爸当时的表情。太复杂,太生动,太吓人了。真是到了恐惧到绝望,凶狠到吃人,惊讶到白日见鬼的程度。瘦骨伶仃的我,此刻被惊吓挤压得又小了一圈。

我嗫嚅着如实招来。

“你要全家的命呀你!”爸一大巴掌打过来,我木在那里连躲都不会躲了。

我心想,这仅仅是个序曲,空前绝后的毒打正剧应该还在后边呢。

可我错了。

爸突然坐在床上,抻过一条毛巾连擦雨水代擦泪的呜咽着说:“石头啊,石头啊,都说虎毒不吃崽呀!爸爸今儿可对不住你了,你跟我上派出所投案去吧,要是落在红卫兵手里,你的小命儿就没啦……”

 

 

派出所的警察严肃而高度警觉地接待了我们。他们说出了叫我毛骨悚然的内幕。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