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川

 
 
 

日志

 
 

我的神啊(12)  

2011-06-07 20:41: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 在夜色里飞舞的碎片

       

无意间伤了一个值得珍惜的朋友!每当那个护士长来查房时,我们都小心翼翼地相互回避着目光,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后悔?不是;羞愧?不是。全不是。虚拟中的坦率变成了现实中的尴尬。想起了她与我说的她与丈夫之间的床笫之事,结婚一个月,才勉强允许丈夫近身。孩子都上高中了,跟丈夫从未有过实际意义的接吻!亲密时,老公就像猪似的在她脸上拱。

也许遇到我爱的人,我会,嘻嘻。她还传过一个淘气眨眼的标识。

一切只是尽责但不尽职。呵呵,那个可怜的男人;嘻嘻,这个忒理想化的女人。

说什么我也要出院,别扭,拧巴,抓狂。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了。过了明天就是周五,办不好出院手续,我就要等周一啦。我不让护士给我输液了,喊“卡”。

        去超市,买内衣。把在医院里穿过的内衣统统扔掉。

          因为刀口还有些疼,我想我走路的姿势一定怪怪的,小心翼翼的,像个要临盆之喜的孕妇。

         一走进超市,我就有一种时空错位的感觉,产生幻觉。我是在哪里,在北京,在上海,在港台,还是在视屏里见到的异国他乡?

         一样的厅堂,一样的滚梯,一样的超市车,一样的目光游离神情渴望的人流,甚至连摊位的布局,所采用的色调都一样。地球村,地球村,我们在被同化,我们在被异化……

     一位穿着时尚,身材优美,气质高雅的女士,拉着孩子,任孩子把吃空的饮料盒扔在地上,刚才是她吗——开着豪华车,一出车门就姿态优雅地扔地下一块面巾纸。不是吧,现在这样的人很多,这叫财富与修养倒挂。

    在豆制品的柜台前,一位鸡鸡瘦瘦中年女士,穿着皱巴巴的碎花衬衫,正在挑豆制品,她把每个豆泡都捏过,被她装在手中塑料袋的,可能是她“体检”合格的吧?

    我有个很隐私的“嗜好”,呵呵,说出来有些“娘”。我买内衣,从来要自己买。要质地,要颜色,要款式,要舒适度。

     走进那家我常去的内衣店中店,几个青春魅力四射导购姑娘正在闲聊。其中的一位尤其出众,她伸了个懒腰,露出一段白白花花的腰身,说:

          “我有好多好多的……” 紧要处她打哈欠了。我用余光瞥着她,等着她的下文。猜想是“钱”?是“情人”?

       哈欠打完了,下文出来了——“病”!

        我的天哪!

        来到外面,街灯已经亮了。光线生硬刺眼,五光十色里,行人匆匆,车辆鱼贯。我产生了一种晕眩感。

眼前的世界在旋转,在越转越快。一切都在膨胀,在碰撞,在被挤压。

       崩塌。压抑。窒息。

       一个叫人沮丧忧伤的故事在我眼前流动。

       一位城市里富裕善良的女士,参加一次募捐。她在她捐的一件衣服口袋里塞了一张纸条,写道:如果你是一个学生,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话,请和我联系。

         不久她收到了回信,那信中带来了来自大草原的淳朴的祈盼,她坚持10年资助了这个孩子。在这10年里的某一天,她们夫妇还走进了那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看望了这个孩子。

        这是一个羞涩但勇敢的少年,他用蓝天白云 下的纵马驰骋来感谢他的恩人。

         10年后,这个孩子走出了大草原,融入了城市。一天,女士收到一封电子邮件,这个来自草原的青年人向她借一笔钱,说要做生意。女士闻到了异样的气息,她拒绝了。不久她收到了青年人家中的来信,他们的孩子因诈骗而入狱了!

          蓝天白云下失去了一个自由驰骋的牧民:喧嚣躁动的城市里多了一个罪犯!

         女士的心很痛,这就是她10年播种的结果!

        我抬头看,夜正张开黑乎乎的巨口咀嚼,那亮晶晶的牙齿挂满了夜空。我听见它“嘎吱嘎吱”的咀嚼声音。

        我们幸福吗?不!我们像是当年被希特勒赶进集中营的犹太人,虽然死亡就在头上盘旋,可我们却怀着更加强烈的求生欲望。

我们都是那个祈盼坐在“宝马”车里哭泣的女孩。

英国一位女作家“忆苦思甜”了一把,她按照英国1953年的生活方式过了5天。坐公车或步行送小孩上学,丢开电视电脑,家人一起聊天,打扫卧室并抽时间刷墙,离开网上购物,和小贩面对面“热情砍价” …… 。

感觉很好,很充实,可她还是旋即回到现实中来了。相比之下,中国的王青松夫妇比她“倒退”得要彻底。

在国内顶尖学府任教的王青松夫妇为了“躲避被几万根线拉着”,永远也飞不高的尘世, 回到山里遁世十几年,与世隔绝。他们在山里承包荒山,开垦耕地,种五谷养六畜。自然,也养了一个石头一样结实的儿子。

可为了儿子的教育,也因为经济局限 ,他们还要回归社会,告别了这种“斯巴达克式的人生实验。”

要说彻底与自然界和谐相处的当属印度尼西亚科罗威人(The Koroway)了吧?他们至今仍保持着近乎原始生活状态的一种人群,仍过着打猎、捕渔的生活,住在树上,吃虫子,使用箭、棍等原始工具。

他们在热带雨林中,赤身裸体,过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单纯日子。

我是谁?我来自何方?我在哪里?我要去哪里?这是我们共同面对困惑。

 我的河流面目狰狞  浑浊咆哮

旋转着  汽车  豪宅  火光

还有

许许多多的我

挣扎在漩涡里的救赎

不知道    把敬畏

奉献到哪个祭台

上帝  佛  红尘十丈

心灵  神灵   

妄念  信念  现象 真像

生存被风蚀成呢喃

权利被挖掘成欲壑

在阳光里闪耀的权杖

滴着血浆

光秃的枝桠上呼啸着

尖利的狂想

我那心中的魔

我那俗世的神 ——

在阒黑里喘息  较量     ——《我的河》

 

2011·06·14 毕稿于磨坊书屋  ( 不计空格 19500字符  )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