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川

 
 
 

日志

 
 

我的神啊《5——6——7》  

2011-06-07 21:11: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人类孜孜以求的真理何在?正义何存?

眼前是个贪婪的世界,是个“捷足先登 强者必胜” 的世界。北约,卡扎菲政府,利比亚反对派,都口口声声在保护人民。奥巴马更正义满腔地说:“美国对于发生在一些国家的暴行不能袖手旁观。”

任何国家的任何灾难都要由人民来吞咽。人民不过是他们赌桌上的牌,输与赢,都会被扔在一旁。

什么叫“反人类罪”?什么叫“战争罪”?一句话,就是弱者对于强者的“得罪”!

什么叫“恐怖主义”?美国是核武器的“始作俑者”,他腰里别的核武器,足够把地球炸翻几次,他还时不时地就亮出来围着地球村溜两圈儿,这叫什么主义?其他国家被逼无奈,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小打小闹起来。目的无非是说,你不让我活了,我就跟你拼了。

发生于2001年4月1日中美撞机事件。  一架美国海军侦察机南中国海执行侦查任务,我国海军航空兵派出战斗机进行监视和拦截,其中一架僚机在中国海南岛的中国专属经济区上空与美机发生发生碰撞,中国战斗机坠毁,飞行员王伟跳伞下落不明,而美国的军机则迫降海南岛陵水机场

美国总统布什马上歇斯底里喊叫——美国飞机属于美国领土,任何人不可登上美国飞机!

这是何等的“狼逻辑”的嗥叫!

奥巴马在国会口吐莲花劝议员要打利比亚时,说——

美国在利比亚行动中有着重要的战略利益。……我相信利比亚行动的失败会令美国付出更加惨重的代价。

我就奇怪,美国的利益怎么老长在别国的领土上?

美国总统不但霸道,还都是一些能言善辩的大家,他们的言论都是到什么山唱什么歌,过哪道河扒哪双袜子。我记得当年克林顿和莱温斯基的“拉链门”,东窗事发,面对独立检察官斯塔尔穷追不舍,问,你跟莱温斯基到底干了没有,说!

克林顿说了一句经典得足以垂范后世的辩答——

如果两性关系是指男性把生殖器放入女性的生殖器里——我没干!

按我们中国“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标准,克林顿只能算是“半个君子”。

呵呵……

  6·中国之痒  “集中”横行 “民主”沦陷

 贫穷激发出人性的阴暗;富裕激发出人性的贪婪。

而要读懂眼下,看看清末的四大揭露小说就行啦,你会惊异,“今天的村庄怎么还唱着昨天的歌谣”?我们的贪渎腐败的官场,是那么活灵活现地克隆着昨天的故事!

中国的阶层,阶级已经形成——那就是官二代和富二代。他们占有挥霍了社会的大量资源,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注意一下你身边看得见的官员、富人吧,看看他们的子女、亲属在干什么工作,在上什么样的学校。他们一入世,就登上了“国家大戏院”舞台,这里离“维也纳金色大厅”只有一步之遥。

央视一把熊熊大火,烧毁了那个“大裤衩”,使央视没了遮羞布,露出了块块黑斑,让人民看了个清楚,原来不过如此!

怪不得有深喉爆料说,只要你道儿够深,钱砸的够多,进“‘海子’里遛一圈儿,也不是什么难事。”

我的天,这可是“地沟油”到处流,这怎么都流进了御膳房了!

故宫的一把锈迹斑斑的大锁被一个毛贼给撬了, 接着就演绎了一连串荒诞不经的故事。“捍卫”“撼卫”,这个三年级小学生都不会犯的低级错误,居然发生在我们民族文化精华典藏地的故宫!那个向警察献锦旗的家伙,一身黑,板儿寸,一脸谄媚的笑,多像黑社会的老大。拿着错字的锦旗,双方的笑脸显得多么滑天下之大稽!

中国人的脸面啊,被你们抽打得发烧火燎的!

故宫“严肃”地向社会检讨了,一片哗然的“秋菊”们,终于讨回了个“说法”,但“秋菊们”依然愤愤不平。为什么?

你们渎职啦,你们为什么不集体辞呈呢?辞不得呀,因为后继发展暴露出,你们在消费故宫,故宫是你们手里的存钱罐,你们摇晃几下就会掉下金币来中饱你们的私囊。

有人说,所谓专家,就是“专门会造谣的家”,“故宫专家”是块日进斗金的无价招牌。

走笔至此,我倒想起一个笑话,清帝乾隆坐在太和殿里问刘墉,前门外有几个人?

刘墉答,回万岁,有两个人。

乾隆愕然问,俩个人?哪两个?

刘墉答,一个为名,一个为利。

虽然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可乾隆爷万万也想不到,这些“八大胡同”的“捞毛虎”竟会把“八大祥”开到了宫里。

 现在空头的名没人要了,要的是实惠,是利。名要带来利,利来堆积名,就像滚雪球一般。

前几年,在嘉德拍卖行的拍卖会上,一幅明显看得出的系清乾隆朝时的伪托之作,一个故宫的专家,给忽悠成了元朝作品。想这位专家的“出台费”比那些小姐的“出台费”,要高些吧?可小姐献出的是真“家什儿”,那叫床声听着倒也销魂,这位专家的叫床声确是掺了假!

一九四五年七月初,毛泽东与黄炎培在延安有一段关于治国之路的谈话。
     黄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

毛泽东答:“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民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现在看来是“集中”横行,“民主”沦陷啊!又当裁判,又要下场子踢球,还老吹“黑哨”,这多让人堵得慌啊!

我们需要的是燃烧自己、无私奉献的太阳,而来的往往是偷了太阳的光环来迷幻我们的月亮;我们需要的是上帝,而来的偏偏是以贪渎出卖为业的犹大!天上的太阳是燃烧自己温暖人民,地上的太阳是燃烧人民,辉煌自己。

有一个学者官员是我的忘年交,全身而退了,我去探望他,他不无感概地对我说,你知道现在要做一个清官有多难吗!现在贪渎是正常,不贪渎是另类!

他静静地说,不透明,这是制度面的问题,这就给了官员暗箱操作的空间。猫鼠同笼,猫要在鼠的领导之下开展工作。孙悟空本领大,它拿了几个妖精?凡是上边有人的,有来头的,它就没法儿办哪…… 他呷了一口茶,侧身“啵”了一声,吐出了随水入口的茶叶慢声慢语地说,“仔卖爷田不心疼”啊!

他这句话说得我莫名其妙,想想又确有道理。

有的人一为官僚,便修炼到了无知无耻的境界,又没人敢指出他穿上了“皇帝的新衣”,所以我们就有机会围观了官员的色情微薄,看到了“最牛政府发言人”尊容,听到了“背书帝”支支吾吾的背书声。他们的原则是民意可奸,上怒不可拂也。

报载,有个贪渎的官员临刑前说,权力失控,无人监督太可怕了;金钱女色,诱惑太大了!

让我们听听贪官临终的“其言也善”吧——

 自称“河北第一秘”的原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他在反思自己走向毁灭的根源时说:“当前官场上突出的弊害是吏治腐败和结党营私,两者相辅相成,互为渗透,不仅在党内产生了极坏的影响,而且也严重地败坏了社会风气,如不断然采取有效措施严加整治,无疑会成为我们党在前进道路上的极大危险和严重障碍”。

我们中国不是前苏联,也不是眼下的中东。她引导世界先进潮流最少有1500年,有着丰厚的底蕴,我们即有凤凰涅槃勇气,就有浴火重生的智慧!

    7·中国之痒  凝视摇曳在光影里的密码

 历史往往有非常神似的细节。

刘邦的晚年饱受“太民主,不够集中”之苦,对异性王大肆诛杀,弄得鸡飞狗跳的。但有一个人的叛变是他想不到的,那就是与他“生同日,居同里”的“发小”卢绾。此人对他忠心耿耿,跟他鞍前马后出生入死的,被他封为“燕王”。后来没想到他也叛变了,兵败,仓皇出逃,死于匈奴,也就是温都尔汗那疙瘩吧,享年63岁,阳寿比林彪少一岁。

此事对刘邦打击很大,从此他就一蹶不振了。

什么叫“白马之盟”,说白了,就是这权利是我的,所以游戏规则要我说了算。结果他定的规则也被“党同伐党”了。先是老婆就坏了他的规矩,后又有吴王刘濞乱了他的天下。

要读中国近代史,要读毛泽东,那就读读西汉史吧,以刘邦为注脚可加深对毛泽东的理解。

 “祖宗之法不可废”,慈禧老娘们儿最爱叨唠这句话,后来他想废都来不及了,这是让大清国消亡的魔咒。

中国有厚重的文化底蕴和30年改革开放的磨砺、东西借鉴,我坚信,我们的上总空会激发出划破时空的闪电;我们的土地上,总会孕育出扭转乾坤漂石节弩的雄才大略。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