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川

 
 
 

日志

 
 

我的神啊《2——3》  

2011-06-07 21:18: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的艺术品就是好,好在有激情,有张力,有底气。像《亮剑》、《大宅门》,我自己也记不清看过多少遍了,总被它所震撼,所感动。《亮剑》,激情饱满,吞吐天地正气;《大宅门》,厚重醇香,让人感到故事背后茂密强力的支撑。像什么《三枪》《无极》,那可都是大投入、大制作、大场面、大腕大牌隆重震撼推出的特供残次品了,走的都是赵本山的路子 ——靠忽悠活着。这些“大大”之作的共同点就是炫技没魂。

呵呵,我的脑袋也是有病了,说话东一榔头西一杠子的。打住。

从视觉上看,人参没有黄瓜、梨、藕有美感。人们看重的是它的实质的内涵。所以,有些事物对于我们的吸引、诱惑,其实往往是生理心理的作用,有些是利害攸关。

女性重心理感受,性快感是附属物;男人重器官感受,感情交流是附属物。女人晚间的性爱是白天情绪的继续;男人的晚间是眼前的触景生情的爆发。男人的性爱和情爱是可以割裂开来进行的,所以男嫖客男强奸犯多矣,女强奸者鲜有。

不怪弗洛伊德说“性”是社会发展的原动力,确实如此,眼前种种让人眼花缭乱的万千景象确实是以“性”为核心在轻舞飞扬。

我也是枉自多情了,那小护士只给我刮了刮明处,那“见不得人的家什儿”,还是由那腌臜老护工给蹂躏了一番。

3.我的病情发展得如火如荼

      这人的行为是最受环境的影响了。说起来也怪逗的,山南海北素不相识的人,就在一屋里睡觉了,隔床相望,呼吸声相闻,彼此气味缭绕的。

       在这病房里,人与人之间大都是友善的,互相之间言语和气也坦诚了许多,有事互相之间都帮衬一把。有位先生的胆囊出了毛病,保守治疗,妻子每天来送饭。

      有时我在床上挣扎时,他妻子就过来帮我摇床,或搀扶我下地什么的。

      这天,他妻子进门就讲了一件路上发生的故事。一个骑三轮电瓶车的老太太,逆行,在拐弯处又拐得急,倒在他们的轿车前了,电瓶车压别着她,她怎么也起不来。几辆车的司机没有一个人走出来搀扶,大家都绕道而行了。

      现在谁敢做好人啊,万一惹了麻烦,你就说不清。那妻子说,先生连声附和。

      倒也说得有理。我想起了报载的斗歹徒的英雄流血又流泪,获救的事主不承认,怕赔偿。相关部门因为缺乏佐证,也不能给他发“见义勇为”奖。

      这听来也不算叫人瘆得慌。我的一个朋友言之凿凿地告诉我,有个司机把一个老太太撞了,老人在血浆中蹀躞,车中的老板对司机说,妈的,她没死,麻烦了,再压一个儿吧。

       此事结果,肇事者与被肇事者皆大欢喜,相关部门也插不上手。

美国人叫唤说——

在中国的大街小巷,肇事者掩盖交通事故的企图骇人听闻。文章以药家鑫案为例,说:“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这样几起案件不大可能代表任何大规模的趋势。但是他们引起全国人民对中国道德观和价值观的担心。这些案件还表明中国的阶层鸿沟越来越大,驾驶汽车的富人攻击骑自行车或步行的穷人。……但是,今天要实现和谐社会并非易事,因为有实力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这或许是最近的交通案件最令人不安的原因。中国的公众可以亲眼看到,当富有的精英们感到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胁时能采取什么行动”。 (美国《时代》周刊刊文)

我就不爱听美国说话, 他是火鸡腿吃多了,撑得就爱管闲事,难道你们美国就好吗?

我的刀口干也长不上。医生说我太胖,脂肪太多,刀口那里老往出冒油。这样下去,我的刀口痊愈就遥遥无期了。

      我在怀疑他们的医疗有问题,要不就是药品有问题。现在的假药,劣质药多多呀。  白衣天使在你眼前晃荡,老让你产生有一缕缕灰色幽灵在飘飘荡荡的感觉。
       如报载的,到昆明打工的云南农民赵凤英由于经济窟迫,请接生婆在家中接生,遭到了难产,凑了300元到诊所去,诊所也治不了,他们拨打了云南新华医院急救电话,几分钟后,急救车赶到,“白衣天使”说到:几百块够什么用,起码要3000块,急救车调头而去。婴儿最终胎死腹中,产妇子宫破裂,不得不切除,从此丧失了生育能力。

在这里,天使们的职业道德底线因金钱的阻挡而降到负摄氏度了。我们的社会保障机制,并没有因为GDP 的提高而操控有力些。
       整天没完没了输液,输得我心烦意乱的。这乱七八糟色彩斑斓的液体流进了我的血管,我的大把大把的钞票流进了医生的腰包。

我发脾气,吼!

我别再成了哈尔滨的翁文辉二世,住院67天,医药费高达550万元,一天被输液将近170公斤!

可我的刀口确实是长不上,是不是我本身的问题?我这胡吃海塞的,一准是早就中毒了,不可救药了。

有苏丹红的食品,有“苏丹红”鸭蛋我吃过;再回收过期变质奶我肯定喝过。我每天睡前必须喝一袋奶,吃一片安定。我在超市买东西从不看生产日期。 甲醛啤酒我肯定喝过,还没少喝呢!

我在“蜀国演义”酒楼没少餐聚,可能得吃了一肚子的广州管圆线虫吧。

我敢说,“地沟油”做的早点,含瘦肉精的猪肉谁都吃过, “嗑药”的多宝鱼 ,孔雀石绿 的桂花鱼,一听这名字我就有食欲。作为北方人,当然爱吃馒头,谁能想到,那么郑重其事闪亮光鲜的大超市里,也卖经过染色的馒头呢?

那位“胆囊” 先生,是搞ISO9000认证的,来探视他的同事也大都是业内人士,自然对中外企业的事都门儿清,听他们谈话真长见识!

他们对网上传的麦当劳、肯德基传的那些8条褪6只翅膀的鸡照片嗤之以鼻,他们说,麦当劳肯、德基的鸡吃的饲料都是配方,保证21天肥美出棚!饿死,也不能带自己孩子吃麦当劳、肯德基。当然,出国到欧美去是可以吃的,因为他们执行的是双重标准,给中国人预备的是特供。

国内的牛奶厂养的牛很能干,连走道儿都不会,总有奶水像自来水一样汩汩流出。国外某产奶大国,牛每天必须走10公里外去挤奶,借以健身,保证奶的质量。

唉,看来我的身体早就成了各种毒品仓库了。核国家把核废料埋进了大地的怀中;我花钱把商人们费尽心机掺和进来的各种毒素塞进了腹中。

现在花样翻新的毒素已畅通无阻地链接到上天入地的各个角落,融化在每一丝空气中,叫我们无处逃遁。随他去吧。

陡然间,我的心里猛地热了一下子,产生了一种悲壮殉道的烈士情怀,祖国的企业家们,只要为了你们发展,为了民族的复兴,你们生产的毒品,我们的肚子照单全收,“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就活一天赚一天吧!

我的地球,我的肚子,你们还好吗?

夜里我被一场噩梦惊醒,坏了,我把绷带抓挠掉了。赶紧跑到卫生间里去照镜子,天哪,镜子里那个家伙还是我吗?他鬼不鬼人不人的,那黑黢黢白花花伤口里汩汩地流出油渍麻花的液体,黑褐色,流在地上,烧得地砖“吱吱”地响,还冒烟哪!

人人都活得如此胆战心惊,人人都活得如此机关算尽,累呀,真。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