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川

 
 
 

日志

 
 

敬惜字纸 天佑儒林(又是一年啦 发一篇)  

2014-02-09 21:05: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宗川敬惜字纸  天佑儒林(又是一年啦  发一篇) - 宗川 - 宗川

 
敬惜字纸  天佑儒林(又是一年啦  发一篇) - 宗川 - 宗川
 
敬惜字纸  天佑儒林(又是一年啦  发一篇) - 宗川 - 宗川
 

         我在找 ……

        一开始,我是自信的,这东西不可能丢。我清楚地记得,前几天女儿要回京过春节了。我让她把汪老的手稿从她单位给我拿回来,本来我是让她给我复印的,她老说忙,没时间给我复印。我有些气恼,说,给我拿回来,弄丢了,我赔不起。

        年近了, 要扫房了,我清楚地记得,我怕把汪老的手稿弄脏,弄折,就找了本精印的大画册,把手稿夹在里面,又装在一个专用的塑料文件袋里,然后才放起来。

        突然手机响了,那个我约了多日的朋友要过来,说明天有时间給汪老的文稿照相。我每次都是这样,汪老的文章,我几度细嚼烂嚥之后,都复印一份,再照相存档一份。因为我知道汪老文集的价值。先不要说那思想厚度,那诗词歌赋的行云流水、琳琅华彩,就是那精到、自成面目的书法就足以让人爱不释手了。汪老说过的一句话让我我印象深刻:文章著作过三、五十年后还有阅读的价值,那就是文化了。

         我在找 ,我在翻天覆地地找……。

         书桌上下,床下,书架的所有文件袋,书籍。没找到。到女儿屋里找,到孙子屋里找,翻遍每一个犄角旮旯,老有一种眼前一亮的幻觉,“噢,你在这里!”


       来照相的朋友来了。我还算镇静,和他说笑,和他一起吃了“京味”火锅。告诉他搁忘了地方啦,哪日找到了再麻烦你。

他吃得满嘴油脂麻花的走了,我又开始找,开始在自己的大脑里找。仔细回忆这几天的每一个细节。天色暗淡了下来,我开始给最近几天来过我家的朋友打电话,拐弯抹角地问人家,看见两本线装蓝皮的手稿了吗,汪老的手稿。人家笑笑呵呵地奚落我:那好东东,你就让我们看啦。

          我在找 ,我在翻天覆地地找,我在心焦如焚地找……能找到,不会丢的。我喃喃地安慰自己。

         这是一个80岁老学者不求闻达默默地“焚膏油以继晷”的心血之作啊,且是孤本手稿!我在回忆那篇篇文章里的真知灼见,翰墨文采。 《关于<论语>》一文里面,引经据典,考察了《论语》一书的成书年代,论证了“慷慨激昂意气风发”的青壮年孔子和“温良恭俭让的正迈入暮年的孔子”。文章笔笔有据地指出:历史上一般公认《论语》成书于孔子去世(前479年)后50年时间内。《士——往日价的中国知识分子》上下纵横3000年,论述了中国知识分子的历史面目,也诠释出作者对于知识分子的理念:知识分子是一个社会历史分工所赋予的阶层群体,而非阶级,与其出身、权势、财富、及其社会地位无关,是满足人类精神需求并探索未知的产物。《欧洲油画发端于中国宋元之一说·读<万木草堂画目及柳氏文化>》,是一篇玲珑老辣的小品文,是作者与康有为的一次隔时空对话。

        我在找 ,我在翻天覆地地找,我在心焦如焚地找,我在我的心里找……此册的手稿的目录大致如下:《伊尹——中华历史上第一奇男子》;《诸子百家》;《裹足史话》;《行正· 气通·神凝心畅——读内径养生》;《宋元之书院制度》;《梁启超独推崇管子——读<诸子集成>》;《“社会”一词》……


       我在找 ,我在翻天覆地地找,我在心焦如焚地找,我在我的心里找,我在绝望地找……我在不断地说,丢了,这不可能,绝不可能……可那点希望的毫光在我眼前渐渐黯然。

         丢了?丢啦!这丢失的不仅仅是我的人格,人格是一种很自我的东西,不值钱;这让一个笃诚守信的严谨学者从此破灭了对所谓“忘年交”、所谓“执弟子礼”的“后学”的信任;我说什么他都不会信了,他只会信“世风薄俗、人心叵测!”而我的心中会有一块永远不会结痂的痛,我将永远无法漂白我的灵魂,永远无颜再去见他。这是我十年来敬仰呵护敬畏感恩的情谊啊!

         我手里有常熟的“市礼”——《常熟市碑刻博物馆碑拓精校》;有徐克明老师以抱病之躯编辑注释的《翁同龢对联选》;有草根摄影家李笛的《常熟记忆》……我与汪老说过,您的作品必将成为常熟文化历史经纬坐标上的一个结晶体——形式美,且思想内涵厚重。如今这一切都成了居心叵测的“谄媚之词”。

        几乎一夜未眠,大年三十了,我嘴上起泡了!事态严重,我拨响了远在北京的女儿的手机。她说,您会不会裹在了拿到乡间的废品里了吧。我说那不可能……要那样就惨啦,那早就被亲家拿出去当旧货卖了。我心虚冒冷汗地说,你电话问问,马上!春节和女儿大扫除,我把过期的刊报,纸壳都打成捆,叫楼下收旧货的来,可人家已经回家过年了,没法子,只好让女儿拉乡下亲家那里了,由他们处理。

       倘若如此,那就后果不堪啦!

        座机响了,是亲家母的声音,我听不大明白她讲的常熟话,可我听明白一点,有,有本蓝皮的书。我说是两本,我马上去,这就去!

        有,我拿到了!亲家母瞪着眼说,也怪了,卖三次都没卖成,喏,连手这里都刮破了。

        我激动地把这两本书稿掂在手里,几乎落下泪来。

         敬惜字纸,天佑儒林!我找到了你,终于。你可知你在我心里的位置!(不计空格  1870字符)

汪圭璋,16岁参加苏州中共地下党组织;解放后,《人民大学》研究生,主修《政治经济学》;后蒙冤被打成胡风分子、右派、劳改犯,服苦役;上世纪80年代后系执鞭杏坛的学者,教授。

敬惜字纸  天佑儒林(又是一年啦  发一篇) - 宗川 - 宗川
 
敬惜字纸  天佑儒林(又是一年啦  发一篇) - 宗川 - 宗川
 
敬惜字纸  天佑儒林(又是一年啦  发一篇) - 宗川 - 宗川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