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川

 
 
 

日志

 
 

拙文刊载于文化部刊物《赤子》  

2016-03-09 22:49: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mall.cnki.net/magazine/Article/CHIZ2013Z1034.htm

 

编辑出版:赤子(下旬)杂志编辑部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社会经济文化交流协会
出版周期:月刊出版地:北京市
语种:中文  ISSN1671-6035  国内外第发行

                             瘦皱透空太湖石

                               记《常熟理工大》汪圭璋教授

                                    文/宗川

 第一次见到汪老约是七、八年前的事了。

 

 他不高的身材,瘦得透筋透骨;一张脸侧轮廓线呈凸行,有骨相学家说,这种脸型常常表示着锲而不舍、进击不退的性格。也许骨相学家说的是有些道理的,因为是北京朋友介绍的,我事先知道他的一些事迹,16岁参加苏州的地下党组织,为迎接新中国的曙光,献出了他年轻的忠贞和激情;后来就是《人民大学》的高材生,右派,劳改犯、苦役、学者,教授。

 

命运竟是如此大幅度地在他的人生曲线上起伏跌宕!

 

和他对面相坐,和他交流。他讲话简洁舒缓,慢悠悠地好像在寻找每一缕思绪最恰当的表述方式。他犀利透彻确凿有据的观点,有质感,有重量,给我石头般一样的感觉。

 

后来我们的接触慢慢的多了,我常去聆听他洋洋洒洒深邃洞彻的见解。同时,我也爱欣赏汪老的书法。流连在他的书道中,是一种享受。他的书道同他的人一样瘦劲,象悬崖之枯藤,如飞渡之乱云。

 

就我所见的汪老的行草,当属碎石铺街一路,但有南人的润秀,见“莺飞草长,杂花生树”之妙,而他的蝇头小楷则更是功力非凡了!一日我去汪老家,见他正在整理自己的文稿,这是我第一次如此全面地窥测到汪老的书道。我看到,在这里挥洒纵横,随意率性的汪老不见了,我感到了一代“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的学人风范。

 

那都是长达近十米或十几米的手卷,有《论语》《孟子》《道德经》,有《诗经》《唐诗300首》......有眉批、横批、朱批、钩玄略要......   

 有一种来自心底的电光雷火震撼着我。我们的后辈学人,还能下这么水滴石穿、铁杵成针的功夫去研究国学吗?今后恐怕是凤毛麟角了。

 

 汪老是学贯西中的学者,在大学里,他开始讲的门科是哲学,这就自然涉及到佛学,老庄,宗教,神学;后来他开的课是《政治经济学》,主要关注点是西方的政治经济结构和眼下的热点透视解析。如今年近八旬的他依然精神矍铄执教杏坛。

 

我在想,在那个荒诞的年代里,正是“英姿勃发”的汪老被打成了“右派”,从此他的人生就被压抑扭曲了。这段时间总有近20年吧,然他依然坚持着在学海中的纂言钩玄、探究不止。眼前的一切就是证明,学问之道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这是为学者都知道的常识。

和汪老稔熟了,听他讲茶道,讲诗词歌赋,趣闻稗史......都让我受益匪浅。

 

说来难堪。

知汪老门下高足甚众,遍及六艺,故向汪老求印两方。汪老爽然应允,数日后,就叫我去取。我持印在手细细看来,果然刀法细腻精致,灵动又有创意。可我有些纠结,把我的姓氏“闫”写成“阎”了。汪老见我趑趄嗫嚅的样子,问诘,我告之。汪老笑笑说,阎、闫是一脉。说着,他拿出《康熙字典》,顺手翻出条目,给我看。惭愧,活了半辈子,才知道自己姓氏的来源!又一日,我和汪老谈起韩愈《进学解》中的千古名句“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而毁于随。”我说,此句可惜平仄不对,只能算箴言不能算楹联了,我倒试对了一句“心圆在舍溃在欲;业精于勤荒于嬉”。汪老说,《进学解》另有版本是“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惰。”对脚平仄是对的;他又说,我想还是“惰”字合文意,平仄也大致合了,惰、随两字相像,是错印的以讹传讹吧。

 

他为我讲过儒佛道的精髓与差异。儒家的入世执着,垂范万世;道家的容纳虚无老辣玲珑,佛家的空色之变,和谐造化。他说,我从不礼佛,可我心中有菩萨。他走过了儒家的执着;走过了道家的玲珑老辣;最后栖止在佛家“空色”之变的醍醐灌顶中。

 

我劝汪老出版自己的文稿,可汪老说不愿出版,他说,文化著作,大约要经历50到100年的沉淀,还有阅读的价值,那就叫文化了。让我感动的是,他允许我拿走了他的《旧体诗词曲赋》、《随笔》等稿本,使我得以有暇细细拜读。

 

汪老的《随笔》涉猎广泛,丰赡博精。其文视野广阔,焦距清晰,瞻视独具。其文的着力点就是在世界文化大背景下,探究中国典籍的蕴涵、价值、定位。这里涉及到儒文化,释文化,春秋的“百家争鸣”,魏晋的“玄妙清谈”,唐宋的“浪漫激情”的滥觞之源、之因...... 其文精炼得只剩下线条,然其雷光电火珠玑闪烁的思想火花,却给我们光影出诸多重大问题思考的蹊径。

 

《易赞》是从纵观世界文化的广角,对中华文化赖以繁衍存在的《易经》献上的礼赞。赞云:《易经》“展开了时空建构,程序稳定,场效应平衡,具有无以摇撼之整体性优势,为中华文化奠定了一个源远流长的坚实基础。”

 

《士——往日价的中国知识分子》,纵横捭阖,上下求索,从奴隶时代的“巫”到形成于北宋的“先生”称呼,再到今天的“知识分子”,文章如江河奔腾;如风云舒卷,给人以排闼送青之爽。

 

 《马丁路德·金做梦的枕头》:

“‘我有一个梦’是金牧师留世的名言。

我倒不稀罕他所做的那个梦,却特别羡慕他能够做得出那个梦的那只安稳的枕头。应该说是杰佛逊为他预先准被好了的一个金枕头:人(民)权至上的《独立宣言》。”

 

这文章起首的劈空一笔,就有霹雳开山之烈!

 

我们需要一个圆梦的“枕头”,这就是习近平总书记十八大以来提出的“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的核心治国理念。

 

《关于“论语”》,则是探究《论语》的成书年代,历史上的几次定位,其内涵、内容的差异。其言简意赅,言出有据,叫人叹服。

 

读汪老的诗词曲赋,则让我走进他心灵的一角,读他人生波澜起伏的历程,触摸他的恨爱情仇,聆听他在逆境碾磨之下的坚韧吟唱。

 汪老特别向我介绍了他的压卷之作《念奴娇·中秋月》可让我泪行随着诗行下的确是他的《凤凰台上忆吹箫》:

 

承破袜补遍,青衫缝断,噙泪频吐红茸,伤神处、鬓影衣香,当时即十分同诀,何必相逢!

“纵横古今,出入秦宫汉阙,广寒宫可堪寂寞!”《念奴娇·中秋月》是他人生大起大落后的归真淡定,而《凤凰台上忆吹箫》是他身陷缧绁带镣起舞岩浆喷爆的结晶!

 

  什么叫信仰?什么叫文化?文化的斤两几何?读着汪老的文稿,想着他和我交往的点点滴滴,瘦骨嶙峋的汪老在我的眼前具象了,在他身上我读出了文化积淀结晶的密度和重量!

 

我对汪老的第一感觉是对的,他是一块石头,他是一块“瘦、皱、漏、透”太湖石,岁月的石光电火,惊涛裂岸,水波荡涤,在他的身上留下了“涡、沟、环、洞”的大美!

                     (于江南磨坊书屋  2012·05·31 ·不计空格 2450字符)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